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3日 09:18644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33集 江河恢复原职 江河借机敲打秦池

经过一番讨论,程副省长是站在江河那一边的,因为通过这次事件,他的确为江河的魄力和一心为东江港付出的决心所打动,如果这样的同志还被处分、被停职,那简直是没有天理了,最后一致决定让江河恢复原职,老朱和秦池很不满意,尤其是老朱,不停的说江河命好,秦池却隐隐有些害怕,这次是和江河撕破脸了,以后的工作只怕不好做呀!江河复职后就立刻去煤码头查看工作情况,现在防汛工作已经结束了,他们接下来的目标就是上市,江河很重用沈亦。?蛞辔∫簿龆ǜ?沤?痈纱笫,建设好东江港!

江河在港务局开会,和大家商讨港口集团上市的问题,他提到了防洪堤的质量问题,孟建荣用废旧劣质钢筋建设防洪堤,这事一定要查的清清楚楚,当年这个项目是秦池负责的,所以这次调查小组的组长也由秦池继续担任,老朱听了心里慌得很。另一边,丁槐得知江河要将港口集团上市,他很支持,并打算让丁薇薇去帮忙,可是助理欧阳却说薇薇最近不太对劲,为自己安排了很多工作,像是要用工作麻痹自己,丁槐听了很心疼,他知道侄女是为了江河才这样的。

江河和大家商讨上市的事,秦池和老朱吞吞吐吐,貌似不太支持,秦池更是表明,他决定东江港应该在三五年之后再准备上市,江河知道秦池的心理,可他也有足够的理由反驳他,因为东江港现在缺钱,只有上市才能解决目前的财政问题,最后举手表决,多数员工都同意上市,老朱和秦池有了深深的挫败感,觉得江河要拿他们俩开刀了,还有钢材的事,老朱当年和孟建荣是一丘之貉,因此他很害怕,秦池也没办法,不过他暂时不急,因为江河这是故意卖给他的一个人情,现在他正yiw忙着上市的事,卖个人情给秦池就是希望他不要在上市的事情上捣乱,他让老朱快去找孟建荣,也许还有补救的方法。

江河决定让沈亦巍牵头,把东江港能源码头股份公司的牌子挂起来,沈亦巍相信江河,只要是他吩咐的,自己就愿意去做,丁氏企业也很支持他们上市,只是他们的股份占比太大了,这个还需要讨论讨论。另一边,老朱找到了孟建荣,想让孟建荣自愿去顶了劣质钢筋的罪,孟建荣都气疯了,最近他可是太倒霉了,当初,明明是他和老朱一起以次充好谋利的,现在他倒想撇的一干二净,让自己去坐牢,他也不傻,怎么可能答应呢?江河废寝忘食的工作,卢茜心疼的给他送饭,江河高兴的告诉她沈亦巍担任分公司总经理的命令已经批下来了,卢茜也很高兴,接着她又说了一个更让江河高兴的消息,卢妈妈请江河来家里吃饭!江河虽然有些顾虑卢市长,但还是爽快的同意了。

孟建荣找到丁薇薇和海涛,和他们诉苦九眼天珠的事,丁薇薇揣着明白装糊涂,孟建荣也只能当吃了个哑巴亏,不敢和她翻脸,他现在想竞争琊山煤矿一个工程,手头缺钱,因此想把九眼天珠卖给丁薇薇,丁薇薇却趁火打劫,说九眼天珠治标不治本,不如把公司卖给她,因为建荣集团现在是负债累累,一旦还不上债,只怕要去坐牢,倒不如卖给丁氏企业,孟建荣没有说话,但明显心动了,最后丁薇薇成功拿下了建荣集团,丁槐高兴极了,但在高兴薇薇越来越干练的同时,他也很担心她的感情状况,希望她能有个依托。另一边,江河请来一位著名的朱律师做顾问,他把自己上任前,秦池和丁氏企业签的合同给他看,朱律师看了后觉得他们对码头资产评估太低了,明显吃了亏,可是合同已经签了,他们的损失也追不回来了。

律师走后,沈亦巍气得不行,他知道当初和丁氏企业签这赔本的合同,秦池和老朱肯定有猫腻,说不定还收了好处,其实朱律师还没有把话说得太清楚,他怀疑坑港口的评估公司和丁氏企业是一伙的,再买通港口的负责任,把港口的资产贱卖了,只有他们找出负责任贪污受贿的证据,这合同才有可能作废。

第34集 江河见卢茜父母 沈亦巍怒斥秦池老朱

孟建荣喝得醉醺醺的和希娅诉苦,说上次因为她没来陪自己,导致自己被一个女人设计了,希娅笑着问他是惹了什么风流债?孟建荣却说自己的风流债只有她,可惜追不到她,希娅再一次拒绝了他,孟建荣也不在意,他自顾自地说自己被人坑了,现在已经倾家荡产卖公司了,看着他落魄可怜的样子,醉了也不忘向希娅表白,求她喝一杯就当为自己送行,希娅有些心疼他,便喝了一杯酒。

卢茜领着江河到家里做客,卢妈妈倒很热情,卢市长却待在书房,心里有些不开心,卢茜把他生拉硬拽了出来,见到江河后又故意摆这个架子,其实傲娇的很,江河因有工作要和卢市长谈,因此两个人便去了书房。江河把与丁氏企业签订的合同有猫腻的事告诉了卢市长,而管事的老朱肯定脱不了干系,还有防洪堤的劣质钢筋的问题,秦池又没有牵扯其中就不一定了,卢市长听了很生气,决定叫纪委来调查老朱。到了吃饭的时候,卢妈妈准备了一桌好菜,还没动几筷子,江河突然接到个电话,原来是沫沫打来的,看到这一幕,卢妈妈和卢市长的脸色都有了细微的变化,毕竟没人想自己的女儿嫁个有孩子的二婚,江河倒也坦诚,他承认他会好好照顾沫沫,同时也不会因此忽略了卢茜,他表态会尽最大的努力护卢茜一生周全。

孟建荣打算离开中国,临行前请老朱秦池吃饭,秦池避嫌没来,孟建荣说现在反腐厉害,让老朱为自己留条后路,老朱嘴上没说话,心里已经没底了。另一边,江河回家了,卢茜问卢妈妈对江河的印象如何?还好卢妈妈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卢茜更是把江河狠狠地吹捧了一番,虽然要当后妈,可她根本不觉得委屈。

这天,丁氏企业来港务局洽谈合作的事,提到股份问题,丁薇薇毫不让步,他们请了新的评估公司来评估港口集团的资产,沈亦巍突然发问:有没有一家叫怡和的评估公司?欧阳吞吞吐吐说印象不深,沈亦巍笑着说他记性不好,因为怡和公司就是当初他们找来评估港口资产的公司,秦池和老朱的脸色变了,江河忙堵住沈亦巍的话头。可是沈亦巍心里就是气,他恨丁氏企业和港务局的蛀虫蛇鼠一窝,贱卖港口资产,老朱和秦池听不下去了,指着沈亦巍让他说明白,江河继续劝和。散会后,老朱秦池聚到一起,老朱的心里已经慌到不行了,因为这些事情里,他的手最脏,秦池顶多算个失职之罪,所以秦池不太着急,他不了解老朱背地里干的事,因此还反劝他放宽心。另一边,江河叱骂沈亦巍冲动,纪委已经开始对老朱进行调查了,他这样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老朱回去后越想越怕,忍不住给丁槐打了个电话,当初两人合作时丁槐说了会给他安排后路,现在“后路”怕是要派上用场了,丁槐让他别急,自己说到做到。挂了电话,丁槐便告诉薇薇,老朱怕了,丁薇薇其实也很害怕,因为他们这种行为本就违法,属于欺诈国家资产,丁槐却很有信心,他决定江河不会翻这些旧账,他让丁薇薇去和江河谈,不管他打算怎么整秦池和老朱都不要紧,反正别牵扯到丁氏集团就行,他也保证会帮港口集团上市,可是丁薇薇太了解江河了,她知道江河肯定不吃这一套,她不愿意,丁槐也没有强求。另一边,希娅突然来煤码头看沈亦。??此?敫愀鲆帐踅,离煤码头很近,因此想问沈亦巍借几个人搭个场地。

江河去了琊山煤矿看望廖矿长,廖矿长现在是彻底看清他老婆和赵副矿长的嘴脸了,从琊山回来后,丁薇薇便亲自找了江河,问他为什么这么打压丁氏集团,江河耐心地和他解释,他不选择丁氏企业是多方考量得出的结果。

第35集 纪委调查贪腐干部 江河沫沫机场离别

江河问丁薇薇那合同的事,她到底知道多少又参与了多少?丁薇薇犹豫了,说自己只签了合同,其他的都不知道,江河松了一口气,希望她不要参与以后的事了,丁薇薇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江河要揪着合同的事不放?丁氏集团一旦受到损害,于公会影响港口集团的上市,于私也会影响到她和沫沫的生活,江河无话可说,他只是秉公办事,丁薇薇越来越不懂他了。另一边,丁槐和赵达夫聚餐,他想利用赵达夫和琊山煤矿合作,承包琊山的基建工程,说着就拿出了二十万美金,赵达夫见钱眼开,立马转变了态度,与丁槐达成了合作协议。

丁薇薇告诉江河自己要带沫沫回美国了,江河很惊讶,他其实不想沫沫回美国的,薇薇这次回来就是想和他复合,可是江河已经有了卢茜,待在国内也没必要了,江河听着就红了眼眶。丁薇薇给丁槐发了条短信,说自己没有说服江河,上市的事她就不参与了,不日就带沫沫回美国,丁槐不免有些失望。江河与丁薇薇分开后也立马打电话给卢市长,说丁氏企业可能已经知道他们在调查它了,调查和取证可能要抓紧了,由于是自己不小心说漏嘴,江河很自责,在卢市长的安排下,纪委调查等行动迅速展开,第二天老朱便接到了纪委的电话,秦池也接到了,他让老朱有个心理准备。

纪委来了,沈亦巍高兴的不行,终于等到上级领导来整治这些贪官污吏了,接着他又告诉了江河另一个重大的消息,是希娅告诉他的,孟建荣临行前又提到了什么西藏九眼天珠,估计是逃到西藏去了,让江河提醒上级去西藏抓。另一边,老朱正在接受调查,面对纪委同志的询问,他只觉得度秒如年,离开询问室后,整个人魂都掉了,他回到办公室,换了个手机卡打电话给丁槐,告诉他自己现在情况紧急,纪委已经开始追问他与合同的事了,所以他打算出去躲躲,丁槐都安排好了,让他今晚就走。

今天晚上也是薇薇和沫沫去美国的日子,沫沫抱着江河不舍离去,眼睛都哭红了,江河也是同样不舍,这一去,也许很久都见不到沫沫了,直到沫沫和薇薇的身影消失后,江河才擦干了眼里的泪水,在候机室里,沫沫拿出了江河给她的信,信中江河把这几年来他一直想说却没说的话都写了出来,他希望沫沫明白,就算时过境迁,她依旧是自己最爱的孩子,沫沫虽然。?惺币不崛涡,可她也是真心爱着江河。

第二天,卢市长找到江河,告诉他通过纪委调查,老朱找的评估公司和丁氏的合同的确有问题,要继续对老朱进行调查,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进来,说朱三才跑了,这一跑便坐实了他的罪了。另一边,希娅又来煤码头找沈亦巍玩,沈亦巍正在为老朱的事生闷气,希娅请他去自己的表演场地看看,沈亦巍逗她说亲一下才肯去,希娅假装靠近,忽然又大声嚷嚷说沈亦巍耍流氓,吓得沈亦巍忙捂住她的嘴告饶。卢市长找来秦池问他老朱的事情,秦池坦白说自己毫不知情,卢市长我不是怪罪他,秦池顶多是个失察的罪,他只想提醒秦池以后不要面和心软,在用人和决策上要多向江河学习。

这些日子,煤码头迅速的重组股份公司,清退丁氏企业的股份,把损失降到了最低,郑律师也尽力地帮助他们,提出了很多有用的建议。琊山煤矿也在积极的改革,他们正在进行基建招标,丁氏企业也参与了,矿上对于与丁氏的合作意见不一,赵达夫则极力的支持丁氏企业,廖矿长当场发怒,最后举手表决,琊山煤矿没有选择丁氏企业。

第36集 预告:赵达夫陷害廖矿长

琊山煤矿出事了,原来琊山煤矿没有选择丁氏企业,而选择了东江港,赵达夫气急败坏,说廖矿长收了东江港的好处,已经闹到省里了,廖矿长已经被关起来了,江河很着急,准备去省里。赵达夫暂时管理琊山煤矿,他立马通知丁氏企业去签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