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3日 09:18644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1集 警方追捕走私船 江河抓捕资本大鳄

东江港港务局局长江河突然得到了一条情报,连夜赶往公安局,这条情报非常重要,公安局贺局长以及局中上下所有的同志们都严阵以待。与此同时,机场里走出一个穿着靓丽的女人,身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那女人叫丁薇薇,是江河的前妻,小女孩叫沫沫,是她和江河的女儿,丁薇薇已经很多年没有回东江市了,虽说这是她的故乡,可是由于一些往事,她对这个故乡却没有特么深厚的感情。她的叔叔丁槐来接她和女儿沫沫,沫沫吵着要去看爸爸,丁薇薇只好安慰她说先回酒店,安顿好了自己再带她去奶奶家看爸爸。

浩瀚的江海上,一艘编号为汕A308的油轮被一群不法分子控制了,这正是江河得到的情报,可是情报中说油轮会在东江港停靠,没想到临时却发生了变化,油轮在舟山靠了岸。丁薇薇果然没有食言,很快她便带着沫沫去了奶奶家,今天也正好是奶奶的生日,沫沫拎着蛋糕祝她生日快乐,一家人都高高兴兴,唯独江河不在家,弟弟江涛便打了个电话叫他快点回来,可是江河现在正忙着油轮的事,哪有时间管家事?因此二话没说就挂了电话,奶奶和沫沫还犹可,丁薇薇的脸色却有了一点变化,毕竟今天她带着女儿回来,江河身为父亲却都没有出现。江涛听到江河那边的工作人员说着什么“东海……油轮……”之类的话,他也没多想便告诉了丁薇薇,可是丁薇薇却留了意,因为她家在东江市有一个庞大的家族企业,做的就是船舶轮渡的生意,听了江涛的话,丁薇薇立马打了个电话去询问丁槐,并告诉他江河今天在海上的事,丁槐一听就变了脸色,挂断电话后立马通知属下,让他们的船向南行一百里待命。

江河和贺局长带着警察乘船上了海,去追寻那艘汕A08的走私船,江河已经弄清楚了,这艘船是打算去公海走私柴油,因为在公海作案,本国无法判罪,因此他们一定要在那油轮到公海前拦截住。警察们雷厉风行,很快就追上了那艘油轮,他们命令油轮上的不法分子立刻停船,所有船员集合到船板上接受检查。不法分子们慌了神,为首的那个更是穷凶极恶,他发现船上那个名叫大海的船员是警方的卧底后气急败坏,竟用匕首捅伤了他,可怜大海临死都还没忘记自己的使命,手里紧紧握着一张张图纸,那是犯罪分子的铁证。警察局里,贺局长和江河亲自审问为首的犯罪分子,可他老奸巨猾,在铁证面前依旧咬紧牙关死不承认,江河想起惨死的大海,恨不得立马杀了这个罪人。他不认,可是其他的犯罪分子却认了罪,原来江河没有猜错,这群人的确是想去公海偷梁换柱,走私柴油的,可是唯一让人不解的是,他们搜遍了周围的海域都没有发现走私柴油的油轮,那更是此案的铁证,因此必须找到。

丁槐突然接到一通电话,那是东南亚的旺猜打来的,原来这起走私案就是两人策划的,旺猜是主使,丁槐是协助者,利益两人平分,可他们的计划却被江河打乱了,旺猜损失了两千万,因此气急败坏地打电话向丁槐兴师问罪,丁槐可不怕他,旺猜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第二天,忙完工作的江河想起弟弟昨天的那通电话,急忙打过去问他什么事?江涛说他媳妇带着沫沫回来了,江河一听女儿回来了,立马丁家的酒店去找她,果然丁薇薇已经带着女儿回家了,正在丁家酒店里享用早餐。沫沫看到爸爸特别高兴,可是丁薇薇却不一样,她也是高兴的,但是这高兴之中却又夹杂了一些复杂的情绪。沫沫吵着要和爸爸。?∞鞭比匆越?蛹依胙?L?毒芫?,这时江河接到了贺局长的电话,说舟山警方已经找到了那艘装着柴油的船,并且查明这起走私案背后还牵扯着另一个资本大鳄——天星资本毛佩奇,他现在人就在东江市,让江河一定要注意。放下手机后,江河就急着去工作了,沫沫很失落,丁薇薇也有些愠怒。

江河回到办公室,属下将查清的情况告诉他,原来这毛佩奇不仅与走私案有关,他还涉嫌操纵股价,拘留证已经批下来了,现在他就要去抓捕毛佩奇,这时,毛佩奇正在东江市参加一个宴席,宴席上还有卢市长和港务局副局长秦池等人,丁薇薇也代表丁氏企业来了,卢市长的女儿卢茜作为港口报的主编也跟着来了,可以说这场宴席上都是东江市的上层人士,这位抓捕毛佩奇增添了不少困难。

一群人在宴席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忽然听到一阵警笛声,警车在酒店前停下,江河领着弟兄们就冲了进去,按理说他们不该在市长面前抓人,因此江河便差人把市长的秘书请了出来,告诉他尽快带卢市长离开酒店,可方秘书却不敢从命。因为宴席上不止有毛佩奇一个资本大鳄,还有其他很多商业人士,市长不能突然离席。

第2集 江河巧抓毛佩奇 江河被调往港务局

江河和方秘书交涉,可方秘书却坚决不同意他的方案,理由是市长这次宴请的都是企业家,关系着东江市的经济,不能随意离开,江河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不再与他多话,给他四分钟时间安排,时间一到他立马抓人。方秘书铁青着脸回到了包间,将事情告诉了卢市长,就在这时,江河也端着酒杯进来了,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自己正在隔壁和几个兄弟喝酒呢,听到他们说话就过来了。江河一个个的敬酒,打乱了酒桌的氛围,丁薇薇都看傻了眼,他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人,江河也不管她,他挨个敬酒知道毛佩奇的身边,然后一把抱住他说自己是他的老朋友,要和他去门外叙叙旧,接着便连拖带拽把还搞不清楚情况的毛佩奇带了出去。

酒桌上剩下的人大多一头雾水,卢市长脸色却很不好看,从他的酒席上抓人,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在回警局的路上,江河也知道他的举动可能得罪了卢市长,但是为了这桩案子,他的兄弟连命都没了,因此哪怕得罪人他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涉案人员。突然卢茜打来一个电话,约他晚上去喝酒吃烧烤,两人是旧相识,又是一个老师带出来的,算得上师兄师妹,而且卢茜似乎对江河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卢茜知道丁薇薇带着女儿回来了,而且要留很长时间,不知道江河是不是对她还余情未了,因此试探着问了几个问题,江河大大咧咧却没有看出她的心思。另一边,江河昨天在卢市长的宴席上抓人,的确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有两个企业家甚至放言:“以后连市长请客也不敢去参加了!”卢市长的确很生气,但江河是按程序办事,他也没办法。

江河正愁着案子的事,卢市长却突然要见他。另一边,秦池局长今天要和丁氏企业谈合作的事,丁槐决定让丁薇薇代替自己前去,毕竟自己已经老了,丁氏企业以后要靠的还是丁薇薇,很快秦池便来到了丁家的酒店,两个人先客套了几句,接着便进入正题,他问丁薇薇为什么只愿意入股煤码头呢?丁薇薇笑着解答说肯定是因为煤码头最有价值呀,接着秦池带来的专家便抛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既然认为煤码头最有价值,为什么出那么低的价格呢?”丁薇薇一时语塞,助手欧阳来打圆。?爻匾膊幌刖置嫣??限,便笑着说这份合同他还要向领导请示一下。与此同时,旺猜又打电话找丁槐,要和他继续合作,他的语气接近胁迫,这让丁槐很不舒服。

江河去见卢市长,卢市长脸色如常,这反而让江河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先表示了歉意,昨天抓人自己的确失了礼数,卢市长却让他不要担心,其实卢市长也没那么小心眼,他心里还是很欣赏江河的才干的。卢市长历数东江港这些年走过的风风雨雨,从一个小渡口变成如今的第一大港,其中集结了多少人的心血,如今想要东江港变得更好,那必须选择一个可靠且有能力的人,那个人就是江河,原来市里已经决定了,将江河调到东江港来,做港务局的一把手——局长,江河傻了眼,他在公安局干的好好的,怎么就调来东江港了?而且这东江港是出了名的混乱,更何况他对港口的业务一窍不通,实在怕自己做不好,可是卢市长却铁了心,他要江河向他承诺,三年之内还他一个风清气正效益可观的现代化物流中心!江河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可心里依旧没底。秦池也得到了这个消息,他作为港务局的副局长,本应是最有希望成为局长的,可没想到却让江河截了胡,他的心里多少有些隔应。

江河“空降”到港务局做局长,不仅是秦池,港务局其他的老员工心里都不舒服,觉得江河一个门外汉,没资格管理他们,秦池还算比较理智,他让同志们把满腹牢骚都收起来,不管如何都要配合工作。接着大家又开始讨论与丁氏企业合作的事,原来港务局已经出现了极大的亏空,员工们工资都发不出了,正等着和丁氏签约缓解经济问题,因此纷纷同意合作,秦池却觉得丁氏企业把价格压的太低了,正说着,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撞开,工人刘黑子扯着刘会计闯了进来,原来刘黑子的老婆得了。?蠢硭稻掷镉Ω帽ㄏ?揭┓训,可是局里财政困难,拖了一天又一天,他这次忍不住了才气得来会议室理论,秦池看不下去,只好答应自己出钱替他垫上医药费。刘黑子走后,众人心里更是难过,想当年东江港可是明星港口,现在却落魄到员工的医药费都报销不起。

江河陪妻女游玩,以前他忙于工作,很少这样陪她们,现在他要把以前亏欠的都补回来,当年丁薇薇之所以和他离婚,也是因为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忽略了他们母女。

第3集 秦池与丁薇薇谈成合作 江河前往港务局

丁薇薇把江河被调到东江港的事告诉了丁槐,叔侄俩思考着为什么政府放弃秦池这个副局长不用,倒用了江河这个外来者,难道说秦池已经成为政府的“弃子”了?如果这样的话,那他们与东江港合作的事可要考虑考虑了,丁槐老奸巨猾,他想两方不得罪,一面让丁薇薇明天继续去探听一下秦池的情况,一面又让她好好应对江河,毕竟两人有过婚姻,有些事情的处理上上可能比较复杂。另一边,江河也做好了去港务局上任的准备,他当了十几年的公安干警,猛然间调离,他还真有些舍不得,警徽、警服都是他难以割舍的,同样,警察局的弟兄们也舍不得江河,江河强忍住心里的不舍,承诺自己在港务局一样会好好干!警局的弟兄们目视着他离去,江河却连头也没敢回,只能偷偷地拭去眼角的泪光。

丁薇薇去港务局找秦池谈事,主要向他询问江河“空降”到港务局当局长的视频,秦池笑呵呵的,仿佛什么都不在意,一切听从领导安排。丁薇薇试探着想让秦池尽快同意合作的事,秦池却有些犹豫,他想等江河来了再由他决定,丁薇薇可不想这样,她百般撺掇着秦池签合同,秦池也不傻,不是她随意几句就能糊弄到的,他还是嫌丁氏企业出的价格太低了,想让丁薇薇提高点价格,再加一千万,丁薇薇听了觉得也不算什么大数字,为了尽快签下合同她便同意了。

卢茜突然打电话给江河,原来她的主编交给她一个任务,让她好好宣传江河这个新局长,本想趁这个机会与他多多接触的,可江河忙着工作,没时间和这个小姑娘胡闹,他正在赶往港务局的路上,可是半路出租车却出了故障,他只好自己走过去,另一边,秦池突然请了病假,说要好好去养养自己的胃。?凑??右部炖戳寺,自己休假几天也没关系的,正说着,局里的老朱也急匆匆地离开了,说心里憋屈,找方秘书诉苦去,其实就是心里不服气江河。老朱到了方秘书家,偷偷的送了一块玉给他,接着便开始诉苦,原来他一直盼着秦池当上局长,以及也好升一升职,可是江河一来,把他的计划全打乱了,方秘书阴狠,明白他的心思,暗地里给他出了些主意。

江河正往港务局走,突然一个摩的前来拉客,江河本不想做,可听那人说他是港务局下岗职工,没办法只好跑摩的讨生活,江河听了心中一动,便打算坐他的摩的,可当那小伙子得知他是调去港务局做领导的之后,脸色瞬间就变了,气呼呼地骑车要走,江河这倒好奇了,从这个年轻人的反应就能看出来,港务局的矛盾的确很多,他二话不说叫住了年轻人,死活坐上了他的摩的,开往港务局去。与此同时,秦池去市长那请假,市长当然不准假,江河这个新局长还没来,他这个副局长就称。?獠幻靼谧拍植缓吐,总之就是不准假,秦池还是支支吾吾,他还是不太想和江河共事,可卢市长不许,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另一边,江河骑着摩托带着年轻人到了港务局,门卫刘黑子来了,他看到年轻人后笑呵呵地迎了出来,原来年轻人叫沈亦。?饺耸蔷上嗍,沈亦巍走了,由刘黑子接待江河。

刘黑子不信江河是新开的局长,打电话向秦池求证,秦池告诉他江河就是他们的新局长,让他好好招待,自己很快就到。江河让刘黑子带他了解了解港务局的情况,他问刘黑子刚才的年轻人沈亦巍为什么下岗?刘黑子告诉他这沈亦巍原本是工程师,都是港务局不景气才导致他下的岗,接着两人又来到了一栋楼,这楼里满满当当,刘黑子告诉他这楼本来是值班员工住的楼,可是由于监管不力,这栋楼的房间就被港务局的员工给占了,尤其是当领导的,值班员工只能打地铺。另一边,沈亦巍在路上碰到了卢茜,两个人也是相识,沈亦巍便送他回家,两人一路闲聊,谈到刚上任的港务局长江河,卢茜立马决定不回家了,让他带自己去港务局找江河。

江河被局里工会主席带领着进入港务局的办公大楼,楼里空空荡荡,简直不像公务场所,接着两人又到了局长办公室,那里满是灰尘,蛛网遍布,多少年都没打扫了,江河气得打电话给管后勤的赵主任,让他立马找人来打扫。

第4集 江河改革雷厉风行 老朱收受贿赂暗害江河

好不容易,修电话的师傅找来了,江河笑了笑,接着又下了另一个命令,让所有占用职工宿舍的员工一周之内必须搬离,两个员工听了觉得很为难,因为之中牵扯到了太多人的利害关系,江河听了就宽限到十天,总之一定要他们离开。正当江河一筹莫展之时,沫沫打电话来了,原来丁薇薇忙事业,今天没空接她,她便想让江河来陪她,江河答应了,正准备赶过去时,沈亦巍骑着摩托带着卢茜过来了,沈亦巍还是不高兴,没和江河说几句话就走了,不过临走还没忘了替卢茜和江河叫了个出租车。

老朱代表秦池去丁氏企业和丁薇薇签合同,两方的协议就这么达成了,正准备留下来吃饭时,老朱接到一通电话,瞬间就变了脸色,饭也不吃了就急匆匆地赶了回去,临走前丁薇薇还送了他一份礼物,回去的路上,老朱拆开礼盒,发现里面装的都是茶叶,茶包中间却夹着一张银行卡,老朱会心一笑,不动声色地收下银行卡,他明白丁槐的意思,忙着打电话向丁槐道谢。另一边,江河正和卢茜去市区的路上,江河问她那沈亦巍怎么下岗的?卢茜知道的也不清楚,大致就是沈亦巍实名举报秦池,最后调查却没调查出什么,沈亦巍就被赶到拖船队去了,江河嘴上不说,心里却有了数,他又向卢茜抱怨自己下的第一道任务就被港务局的同志驳回了,卢茜听了也只是笑笑,让他不要心急,毕竟他初来乍到,港务局的老员工肯定心里憋着气呢。卢茜领着江河去礼品店买了一份礼物送给沫沫,接着两人一起去陪沫沫吃饭,沫沫本来等得不耐烦了,看到爸爸和卢茜的礼物又重新高兴起来。

丁薇薇办完事便去找沫沫,助手欧阳告诉她江河来了,正陪沫沫玩呢,原来此时此刻卢茜和江河带着沫沫去了游乐。???娴锰乇鹂?,三个人在气球堆里嘻嘻哈哈闹成一团,丁薇薇看了脸色一沉,突然就不高兴了,她把沫沫叫到身边,埋怨她玩得满头大汗,其实是看到沫沫和江河与卢茜这么亲热,她有些吃醋而已。第二天,港务局的同志们上班,发现江河把港务局的牌子改了,以老朱为首的几个员工就开始阴阳怪气,说些难听的话,接着他们进局长办公室和江河这个新局长认识认识,江河倒很谦逊,他希望几位老员工把港务局的事情和自己说一说。

老朱是管调度的,江河便向他询问有关调度的工作,老朱存心不想说,倒推脱自己身体受不了,江河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但看破不说破,他们既然不想说,那就自己想办法,老朱也不怕他,江河还没说散会他便自顾自的离开了,很不给江河面子,众人离开了,江河问起值班宿舍搬离的情况,员工回复说情况很复杂,他们不仅不愿意搬,还说要去举报江河,江河可不怕他们,这些员工抢占宿舍本就是违法的,闹大了他们也得不到好处。江河忽然想起了沈亦。?约河胨?淙恢挥辛矫嬷?,但他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值得重用,他发消息打电话约沈亦巍见面,沈亦巍不耐烦地接了电话,原来江河是想让他带自己去熟悉一下大轮船的部件,自己在江边观景台等他,沈亦巍嘴上说着不来,实际上却还是来了,但态度依旧不好。

老朱开始拉拢人心,让那些不想搬离职工宿舍的人签个联名信,要去举报江河。另一边,沈亦巍骑着摩的带江河在港口转了一圈,想让他知难而退,两人到了散货码头,曾经这里是最繁华的码头,江河红了眼眶,因为他的父亲就是在这里因工去世的。

来到集装箱码头,听说这里的集装箱有些是不检验的,老板解释说那些不检验的集装箱都是空箱子,江河冷笑,把开桥吊的师傅叫了下来,原来他怀疑这些并不是空箱子,而是走私的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