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3日 09:18644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5集 江河抓到走私犯 江河登门拜访秦池

江河打电话让公安局的贺局长过来一趟,开桥吊的几个工人也被叫了下来,江河问他那些箱子真是空的吗?那工人支支吾吾,忽然转身就逃,江河一把将他按倒在地,沈亦巍突然有些佩服江河,他竟能一眼看出这些箱子不是空的,其实江河以前是警察,察觉蛛丝马迹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很快,贺局长带着警察们过来了,把集装箱码头的管事带到公安局,这种走私的事他一个小小管事是绝对做不起来的,背后肯定还有一条“大鱼”。另一边,老朱去秦家看望养病的秦池,顺便告江河的状,秦池的度量比他大,而且他也不觉得江河做错了,因此便不大想管这件事,同时,他也想从这件事看看江河的能力,如果他收不了。?姑沟囊彩撬,老朱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

旺猜打电话给丁槐,原来集装箱的那批走私货是他的,他就是想试试港务局新来的局长能力如何,丁槐冷笑,告诉他他已经栽在江河手里两次了。另一边,江河去看望恩师,在小区门口却碰见了老师的女儿希娅,她特别喜欢江河,领着江河往家走,她的男朋友打电话来,她就故意气他,说自己和“男朋友”在一起呢,江河也只能无奈地笑笑。与此同时,丁薇薇带着沫沫去看望江河的母亲,丁薇薇告诉她江河调去港务局了,江母听了表情复杂,因为她的丈夫就是死在港务局的,所以她不希望儿子再去港务局办事,说着说着,江母又提出让丁薇薇和江河复婚的事,她很喜欢丁薇薇这个媳妇,如今她也回国了,江河又调动了工作,不如还在一起,给孩子一个圆满的家。

江河进了老师家,他催希娅快去陪男友吧,不用陪自己了,可没想到希娅特别开放热情,她就是喜欢江河,因此就想和他单独相处,还拉小提琴给他听,好不容易老师出来了,希娅这才收敛去陪男朋友了。江河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把自己在港务局的困境告诉他,求老师为自己指点迷津,老师是个高人,他一边安慰江河,一边给他信心。希娅和男友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要和他分手,正说着,一辆豪车开了过来,一个手捧鲜花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将花送给了希娅,原来他叫孟建荣,是他们乐队的赞助商,孟总本来还想请他们吃饭的,但是希娅婉拒了他,男友看见希娅和这些男人接触,心里很不高兴。

江河又找到沈亦巍带自己去熟悉码头,经过上次的事情后,沈亦巍对江河的态度好了很多,开始相信他是真心办实事的人,两人在码头巡查,忽然听到一阵吵闹声,原来是一个黑衣青年没买到船票,正在撒泼耍赖呢,沈亦巍提醒江河这人是码头一霸,不好惹的,可是江河最恨这些地痞无赖,几招便制服了他,将他送到了警察局。沈亦巍引着江河见了码头管轮渡的卢站长,江河发现这个渡口的轮船班次很少,轮船超载现象严重,有很大的安全隐患,江河便建议他多安排几趟轮船班次。码头巡查完了,江河很喜欢沈亦巍这个年轻人,他想让沈亦巍回到港务局跟自己干,可没想到沈亦巍已经被港务局那些不干实事的老领导伤透了心,目前还不想回去。

最后一站,江河去了秦池的家,与这个老副局长会面,其实这秦池算是江河的长辈,小时候江河常随着父亲去港务局玩,那时候就认识秦池了,他谈起了往事,秦池也颇有感触,态度缓和了不少。江河告诉他,自己调到港务局不是贪图这局长的位置,而是有多重原因的,一是政府的命令他没办法违抗,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的父亲,他父亲是东江港的老员工,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东江港是如今这个样子。

秦池告诉江河,港务局是个烂摊子,现在接手任重道远,江河说他心里明白,所以他才想求秦池帮忙,两个人齐心协力,把东江港做得更好,一番话说到了秦池心里,他深受感动。另一边,江河命令员工搬离宿舍的指令下达,可是除了郭川就没有其他员工执行,那些员工不仅不搬,还想去举报江河。

第6集 卢茜怒赶无理员工 东江港发生沉船事故

秦池和江河渐渐放下防备,在酒桌上把酒言欢,推心置腹,江河向秦池道歉,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空降”,这港务局局长的位置迟早是秦池的,秦池也承认了,对于江河的突然到来,自己是有一些想法的,但是上级的命令必须执行,他也知道江河是不情愿的,而且在东江港未来的发展前,他们之间的利益都是小事,江河说卢市长承诺了,只要自己能将东江港重回辉煌,他就还放自己去公安局上班。与此同时,港务局正闹成一团,那些占领了职工宿舍的员工都不愿意搬,吵吵嚷嚷要和江河见面,卢茜身为报社主编,听说了这件事情后立马赶到港务局查探情况,她很是看不起这些为一己私利为难江河的人,她当场决定把这些人的丑恶嘴脸拍下来,明天就登上报纸,那群人害怕了,嘴里骂骂咧咧,行动上却退缩了。

秦池还在和江河抱怨,说职工占领值班宿舍也是情有可原,有些人的确有住房困难,但是江河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一切应该讲原则和法律,员工占领宿舍是错的,因此必须治理,至于特殊情况再特殊对待。港务局里困难最大的员工就是刘黑子,他是港务局的保安,妻子却常年患。?彝ズ苁抢?,他虽然也占了职工宿舍,但相比于他人,的确是无奈之举,现在江河命令大家搬离职工宿舍,这让刘黑子很是为难。

江母带着沫沫坐轮渡去江北,正巧在渡口碰到了希娅一行人,她带领着乐团去江北煤码头演出,希娅最近很烦男友,她与孟总走得稍近,男友就絮絮叨叨个不停。轮渡很快就要开走了,卢茜才气喘喘地跑来,原来她要去对岸煤码头采访,可惜这趟船的票都卖光了,王船长见了十分热情地让卢茜上船,他开了十几年船了,有经验,虽然江河才开过会说不许轮渡超载,但是老王和卢茜都存了侥幸心理,觉得超载一个没关系的,就这样卢茜上了那趟船。卢茜站在甲板上,吹着江风打了个电话给江河,把昨天港务局闹事的事告诉了他,江河很感激她帮自己解围,因此决定晚上请她吃餐饭。

船上的同学们起哄,让希娅和男友陶然配合着演奏一曲,没想到反而惹怒了希娅,气冲冲地钻进了船舱,一个红衣艳妆女子坐在希娅旁边,说自己年轻时和她一样,也喜欢跟男朋友使小性子,希娅对陶然发脾气,她心里也不好受,红衣女子便开导了她几句,另一边,陶然心里有些难过,一个人待在船尾,卢茜认识希娅,一看就知道知道小情侣闹矛盾了,她作为过来人便去安慰陶然。这时,江面突然起了一阵薄雾,估计雾会越来越大,船长老王命令加快船速,尽快靠岸,没想到江面突然出现了一艘大轮船,由于起雾竟没有看见,两船直直地相撞,小轮渡翻了,乘客们都落了水。

港务局里,老朱还在找江河吵闹,江河突然接到电话说东江港沉船了,急得他立马赶去,此时,大批的医生警察已经来到了江边,秦池也赶到了,警笛声不停地响着,表明着这场灾难的重大,市政府非常重视这件事,卢市长命令开放绿色通道,一切以拯救乘客为主,江河很快就冷静下来,他合理安排任务,大难之前,面和心不和的员工们也似乎都齐心协力了。江河一直守在江边,蓦然看到沈亦巍竟然也在自发地拯救伤员,船长老王救上了岸,卢茜也被救了上来,她怀里抱着一把小提琴吓得发抖,一直念叨着是这把琴救了她,蛙人们前仆后继地跳进江里,拼尽全力地想多救出一个受难者,可惜仍旧只救出五十几个人,剩下的都还沉浮在冰冷的江水里。

肇事船是外省的,船长也已经被抓到了,他在审问室吓得直哭,秦池也心急如焚,因为东江港建港以来就没出过这么大的事,老朱想把江河推出去为这件事负责,秦池觉得这样做实在太没良心。搜救行动仍在进行,卢市长也到了江边询问情况,江河答复道船上有七十二人,目前救起五十二人,主要原因是外省的那艘船,东江港零责任。

第7集 秦池调查沉船情况 卢茜获救心难安

秦池主张东江港在此次事故中零责任,可另一个海事局领导却反对,他质问秦池,难道东江港的轮渡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吗?难道没有超载吗?秦池保证没有,因为江河前几天才开的会重点强调了这一点,海事局领导无话可说了。医院里乱哄哄地,到处都是受灾乘客的家属,他们守在医院里,焦急地等待着自己的亲人。卢茜状态很不好,她一直抱着琴哭,因为在船沉的那一刻,是陶然把手中的琴给了她,借着那点浮力,她才没被江水卷走,现在自己得救了,而陶然现在却不知所踪。

秦池去渡口看望船上的员工,老王这几天很自责,觉得是自己害了那些乘客,秦池怕他压力太大,一直在安慰他,同时也通知他,这件事情重大,因此要对两方船长进行监视居。??V隼贤跞绻?J戮掷次驶,绝对要谨言慎行,又问他这船到底有没有超载?老王说只超载了一个卢茜,秦池听了气得冒烟,但是事已至此,他只能尽量弥补,不然让海事局查出来,这事情就大了,他让老王一定要守口如瓶,咬死这船没有超载,卢茜不在事故现场。秦池又打电话给卢站长,询问卢茜的情况,卢站长说他正陪着卢茜在医院,秦池立马要求他带着卢茜离开,一定要让卢茜管好嘴,不然他们都要蹲监狱的,卢茜不愿走,她想留在医院找陶然,万一她遇难了……卢茜不敢想,可是卢站长百般劝说,好不容易才带走了她。

乘客家属堵在医院门口,江河独自面对他们,忍受着群众的暴怒与辱骂,秦池看不过去,站出来和江河一起承担,他一边保证港务局会给大家一个说法,一边诱导群众们去找海事局的麻烦。另一边,希娅一直昏迷不醒,沈总找到了她,不光出钱让她住最好的病房,还一直陪着她,希娅昏迷中喊着陶然的名字,沈总却说陶然已经不在了,以后由他来照顾她。渡口,江河和秦池为沉船责任的划分产生了歧义,秦池一心想撇清港务局的责任,江河却坚信港务局自身存在问题,既然有问题就要正视,沈亦巍听了秦池的话只觉得好笑,他很不喜欢秦池的作风,而且也正是秦池排挤他的。

死伤者家属去海事局闹事,海事局局长刘东民很不高兴,来港务局兴师问罪,为了维护秦池,江河冲动中和刘东民起了矛盾,很快事故报告出来了,轮渡搭载七十二人,获救六十五人,遇难五人,失踪两人。另一边,希娅醒了过来,沈总一直在旁边陪着,希娅的父亲刘老师为赶来了,可是希娅的情绪很不对劲,她一直挣扎着喊救命,喊着陶然的名字,还记挂着自己的琴,原来在落水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女人拿着她的琴,可是她并没有看清那人是卢茜。海事局去轮渡口调查情况,他问卢站长那船到底坐了多少人?卢站长当然说没有超载,可是海事局也不好糊弄,他打算多找几个人问问,海事局的人走了以后,秦池又忍不住埋怨了卢站长几句,为什么偏要超载,超载的人还偏偏是卢茜。

卢茜抱着琴躲进了房间,她多想留在医院等陶然的消息,毕竟是他救了自己的命,可是为了东江港的荣誉,一旦超载的事情闹大,作为东江港刚上任的港务局局长江河肯定会受牵连,她不忍心江河受处分,可是就这样抹去陶然舍己救人的行为,她的心里又实在过意不去,只能死死地抱着琴,企图得到一点安慰。江河去医院看望希娅,刘老师告诉他希娅已经好多了,正说着希娅就醒了过来,她还记着陶然,可大家都支支吾吾,不肯告诉他真实情况。希娅也不傻,从他们的脸色中就看出了答案:陶然已经死了,江河安慰她:“人死不能复生”,可希娅的眼泪却还是忍不住地落下来,她觉得是自己害了陶然,在船上她还在和陶然闹分手,可没想到瞬间就天人两隔,她告诉江河自己的琴不见了,那是陶然送给她的,她求江河一定要找回来,江河答应了。很快,更细致的调查结果出来了,五个遇难者中有三个是大学生,这让政府领导们非常痛心,毕竟他们都是风华正茂的年龄,为此,领导命令江河和秦池等人一定要彻查这件事,给大家一个交待。

散会后,卢市长和程副省长议论此案,程副省长依然对江河信心满满,他相信江河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卢市长却不这么认为。丁薇薇听说了东江港的事故,她怕这个事故会影响丁氏企业的合作,丁槐却不担心,其实丁薇薇更担心的是江河,她怕江河因为这件事受牵连。另一边。卢茜这几天一直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中,她不停地查询着陶然的消息,希望这个男孩还活着,她决定借采访的机会去趟医院。港务局和在卢市长的安排下开会,商量受灾者的处理问题,尤其是那几个大学生遇难者,他们的情况尤为复杂,为此,江河推荐沈亦巍处理大学生受灾者的问题。

第8集 江河薇薇寻找亲人 沈总发现沉船背后隐情

丁薇薇去看望江母,想接沫沫回来,可是敲门却没人回应,电话也打不通,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老太太带着沫沫上了那艘出事的船,她急得四处去寻人。与此同时,江河正推荐沈亦巍来处理受灾大学生的善后问题,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沫沫和江母都上了沉船!丁薇薇从邻居那得到了沫沫和江母的消息,急得赶到医院询问,得到消息是沉船上失踪了二十人,目前江母和沫沫都还没找到,这个消息普通晴天霹雳一般!另一边,陶然的尸体被打捞上来了,希娅去见他最后一面,希娅哭成了泪人,她好后悔当天自己还在和他闹分手,可转眼就天人两隔,卢茜隔着房门看着她,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她也好想去送陶然一程,毕竟是他救了自己。

江河赶去了医院,剩下的卢市长等人怀疑那失踪的人里不会有江河的家人吧?那这对江河太残酷了,如果真是这样,沉船善后的工作还得秦池顶上去。江河赶到了医院,沈亦巍帮着找人,江河却稍稍冷静一点,安慰丁薇薇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坏,早班船有很多趟,也许江母和沫沫上的不是这一艘,江河联系弟弟江涛,可是也联系不上,这时沈亦巍回来了,带来一个让人无比痛苦的消息:当天,在码头处他们确实看到了江母和沫沫,丁薇薇哭了,江河还存着一丝侥幸,他四处打电话询问,也许母亲和女儿并没有上船,而是去了别处,江涛突然打电话过来了,他对沉船的事还一无所知,但是江母和沫沫也不在他那,丁薇薇当时就晕倒了。

老朱和秦池猜测江河的家人是不是真的出了事,老朱说如果江河不管这事了,他也不管了,反正就是怕担责任。另一边,卢茜哭着从医院出来,沈亦巍叫住了她,她谎称自己是做受难者的采访,心里难受才哭了的,沈亦巍告诉她江河家里也出事了,卢茜一听立马急着去找江河,此时的江河一边等消息,一边陪着晕倒的丁薇薇,卢茜告诉他江母和沫沫不会有事的,因为她当天在船上的确没有看到她们俩,但是她不敢把自己在船上的事告诉江河,江河以为她是安慰自己,心里的压力一时爆发,在卢茜面前哭了出来,卢茜见他哭了,自己更是忍不住落泪。沈亦巍找到了秦池,他是代替江河来询问秦池对善后工作的安排,秦池让他联系肖副局长,安排所有工人去寻找失踪者。

沈总突然找到秦池,和他商量合作的事,原来沈总有一个工程改造计划,想尽快签合作,可是现在江河上任了,工程计划还得他过目,因此比以前麻烦了很多,说完工程的事,沈总又叫住秦池,说他发现“裕泰号”(沉船)上不止七十二个人!另一边,丁薇薇醒了过来,江河连忙去陪她,可是当她看到卢茜后,心里又不高兴了,两个人打算一起去找沫沫和江母,就在这时,丁薇薇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可电话那头竟是沫沫,江河和薇薇大喜,原来今天江母和沫沫的确想过江,可临走时沫沫却说要去游乐。?阑罾?沤?溉チ擞卫殖。??跃兔簧稀霸L┖拧。沈总发现了“裕泰号”不止七十二人的秘密,原来他帮着希娅找琴,无意中发现了医院的接诊记录,说接诊了六十三个人,比官方上报的多了一人,而且希娅看到了一个女人抱着她的小提琴,可是现在无论如何那女人找不到了,沈总心思缜密,他推测出这个女人很可能是港务局内部人员,也有可能是无票乘船。秦池听的胆战心惊,他强迫自己镇定,转而去“吓唬”沈总,说如果这个事情败露了,港务局上上下下,除了刚上任的江河之外,几乎都要受处分,这么一来,他的合同也就泡汤了,沈总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他当时就决定保守这个秘密,与秦池站在同一战线。

江河和丁薇薇找到了江母和沫沫,两个人在游乐场玩了一天,还不知道江上发生的大事,总之有惊无险,江河和丁薇薇送祖孙俩回家去了。卢市长吩咐卢茜不要乱写稿子,卢茜很不理解,她身为港报主编,当然要实事求是,可是看着父亲憔悴的样子,她又有点理解父亲了,卢茜主动提起了江河,想给他美言几句,可当卢市长提起了江河的家人时,卢茜却有点难受,此时他们一家人应该已经团聚了吧。丁薇薇带沫沫搬了家,江河今天是第一次来她们的新家,今天江母提起了让他们复婚的事,丁薇薇其实有点心动了,现在她想知道江河的态度,可江河却不置可否。

受灾者家属堵在海事局门口闹事,海事局已经快顶不住了,卢茜得知消息后立马赶了过去。另一边,希娅还惦记着她的琴,沈总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