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3日 09:18644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9集 江河安抚家属情绪 秦池劝卢茜保守秘密

沈总让希娅别问了,自己一定会帮她把琴找回来的,可是他越是这样,希娅就越是好奇,她还想找到那女人,当面问问她陶然临死前的情况的,突然另一个同学来通知希娅,说陶然的妈妈已经到海事局给家属们安排的宾馆了,场面已经失控了,江河赶到港务局开会,继续和同事们讨论善后的工作,下属突然来报告,说家属们闹起来了,海事局已经顶不住了。此时此刻,宾馆闹成一团,家属们群情激愤,海事局根本控制不了,卢茜也赶了过来,正好听到一个老大娘哭诉,自家儿子死了,她以后还怎么活?原来她就是陶然的母亲,希娅赶来了,她抱着陶然的母亲安慰她。

陶然的母亲哭成泪人,不停地埋怨政府,希娅也开始说话,她把自己小提琴的事告诉了大家,让政府给个解释,卢茜本想冲上前去解释,这时,江河和秦池赶来了,寝室一把拉住了她,海事局立马撒手不管,由江河一个人来面对这些情绪失控的家属,他向大家承诺,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过了一会儿,江河拿了一份调查报告,那本是政府内部的文件,按理不应该公布的,可是现在为了让大家安心,他便担着责任把这份报告念给大家听,家属们听了报告后情绪果然安定了些,也纷纷提出自己的要求,虽然很多是无理要求。另一边,卢市长得知海事局局长刘东民办事不利后很生气,把他叫到局里骂了一顿,不过他的确是能力不够,连安抚家属也做不好,卢市长当场决定所有善后工作由江河牵头,他们都听从江河调遣。

家属们提出了很多不合理要求,江河都暂时一一答应,秦池很不理解,但是江河却认为这些家属失去了亲人,多点赔偿也是可以理解的,秦池有些恼火,他担心港务局承担不起巨额的赔偿金,可是江河和沈亦巍已经调查过了,用现有资金再加上保险公司的赔偿,差不多也够了,江河还打算去找卢市长哭哭穷,最好弄一笔资金。江河和沈亦巍各自有工作,秦池送卢茜回港务局,秦池问她刚刚是不是想上台把沉船的事说出去?卢茜承认了,秦池气不打一处来,原来自己的叮嘱她根本没听进去,秦池把卢茜带到了卢站长身边,又开始危言耸听,当时卢茜无票乘船,老王把她安排在舵手旁边,如果这件事一旦坐实,整合港务局都会受到牵连,她的大伯卢站长更是要去坐牢。

卢站长其实是站在卢茜这边的,卢茜真的不想隐瞒实情,她实在良心不安,可秦池十分善于拿捏人的心里弱点,她说卢茜如果没能守口如瓶,那卢站长和老王都要去坐牢。另一边,卢市长和江河谈话,他十分赞同江河的做法,他决定让港务局为主,负责善后工作,消息传到港务局,老朱气得跳脚,他就是怕担责任,秦池倒还冷静,他觉得此事有利有弊,如果江河把事情做好了,整个港务局都跟着沾光,如果江河失败了,倒霉的也是他个人。沈亦巍在医院调查接诊记录,与此同时,沈总还在病房陪着希娅,几个同学突然闯进来,原来他们对江河不满,得知希娅和江河认识后,便过来埋怨她,觉得她对不起陶然,就在这时,沈亦巍来到了病房。

江河在港务局开会,和大家商量赔偿家属的事,沈亦巍说家属们现在有个要求,就是尽快找到希娅的小提琴,他们想在头七那天,用那把小提琴演奏安魂曲,江河他们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因此便答应了,卢茜和秦池的脸色却陡然一变,散会后,沈亦巍向江河报告,说接诊记录的确和官方数字不一样,而且接诊记录被人撕了一页,很可能是哪个病人偷偷离开了。另一边,丁薇薇现在经常带着沫沫去看望江母,江母也很乐意她们回来,一家人总在一起吃饭,江河却总是缺席,弟弟江涛说秦池让他去煤码头班,他已经答应了。

港务局的郭主席和张会计去医院看望病人,带来了大笔的抚恤金,让他们现在好好养。??欢ㄒ?浜细畚窬止ぷ,大部分人都接受了抚恤金,可是唯有两个硬骨头不接受,因为他们还想得到更多的钱,嚷嚷着要四百万,原来他们的表姐死在了事故中,平时没什么来往,现在人死了就出来要钱了,江河很看不起这种人,但是他也不怕,反正港务局是按理办事,对付这种无赖,江河心里有把握。

第10集 “裕泰号”再添人命 江河老朱起争执

江河没有满足两个无赖的条件,那两个无赖竟真的去港务局拉横幅闹事了,可是两个无赖实在没文化,连横幅的字都写错了,两个人在港务局门口和刘黑子争了几句,刘黑子却不生气,还把两人领去了医院,指着自己瘫痪的老婆说自己和港务局也有仇,江河不给他钱替老婆治。??薏坏猛绷私?,一番话正说到两个无赖的心坎上。另一边,秦池召集员工们开会,让他们尽快搬离职工宿舍,员工们纷纷抱怨,可如今连秦池也站在江河那边,这些员工们也无话可说了。

老朱接到一个秘密电话,说什么方总也在裕泰号上,至今还未找到尸体,什么廖总又很生气,老朱吓得惊慌失措,看来问题很严重,他立马打电话给秦池,告诉她:“方秋萍(方总)也在船上,她的丈夫廖矿长已经赶来闹事了。”秦池也吓到了,立马赶去医院调查情况。另一边,刘黑子突然领着江河无赖闯进了江河的办公室,三人趾高气昂地来要钱,江河叫来员工帮忙警察,刘黑子却突然抽出一把刀架在江河脖子上,警察很快就来了,两个无赖怕了他们只想要点钱,可不敢伤人,更何况威胁港务局局长,两个无赖瞬间怂了,说自己不认识刘黑子,也不是来要钱的,是来签协议的,两个人慌慌张张地签了协议,警察也走了,江河这才和刘黑子相视一笑,原来这是他和江河演的一出戏,就是来哄那两个无赖的。

廖矿长拎着板砖带着一大帮人赶到了港务局门口,他直接问江河要人,说自己妻子方秋萍也在裕泰号上,可是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目前裕泰号还有一个失踪者没有找到,廖矿长认为十有八九是他的妻子,江河派人去调查,希娅的证词证明方秋萍上了裕泰号,原来她就是那天船上的红衣女子,廖矿长听了更是暴跳如雷,吵着问港务局要人,不然就砸了港务局!丁薇薇突然找到秦池,想借他见廖矿长一面,因为她们丁氏企业正和廖矿长有合作,因此她不能袖手旁观。

江河好声好气地劝慰廖矿长,方秋萍现在还没找到,不能确定她遇难,秦池也赶来了,帮着江河安抚廖矿长。与此同时,老朱和廖矿长带来的赵副矿长聚在一起吃饭,两个人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副矿长给了老朱一笔酬劳,老朱还不满意,助手又问这次事故中是不是牵扯到了几个大学生,也因此把事情闹的很大?老朱点了点头,副矿长听后笑了笑,说自己马上调几个矿山的兄弟来,把事情闹的更大,最好把江河弄走!江河秦池陪廖矿长吃饭,顺便询问一些关于方秋萍的事。

卢茜住在家里,依旧心不在焉,她试探着问父亲卢市长,如果这次事故东江港真的有责任会怎么样?卢市长说那港口相关的人都要撤职、调任,严重的还要坐牢,卢茜听得心惊胆战,后果这么严重,她越来越不敢说出那个秘密了,唯一的慰藉就是在难受伤心时看看陶然的小提琴。沈亦巍调查回来说方总确实在船上,可是那背小提琴的神秘女人却不是方秋萍,此时,副矿长叫来闹事的兄弟已经到了港务局,眼看事情就要越闹越大了,港务局连夜开会,商量是内部自我消化呢还是上报上去?老朱知道内情,嚷嚷着要上报,把他们赶回去,可沈亦巍和江河都觉得还是软处理比较好。沈亦巍了解到,那赵副矿长带来了一大波人,食宿都要求港务局出钱,江河觉得这属于狮子大开口的无理要求,不能助长他们的气焰,因此不肯出这个钱,老朱和秦池却反对,他们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花点钱买个安静怎么了?

老朱说话难听,江河有些生气了,秦池赶着打圆。?詈缶偈直砭,老朱的支持者更多,江河有点受打击,沈亦巍向他报告大学生那边的消息,学校态度倒不错,此时的江河已经确定裕泰号超载了,秦池和港务局等人一直瞒着自己。散会后,秦池怪老朱说话太直了,老朱直言不讳,他就是想把江河弄走。

第11集 江河了解沉船真相 琊山矿工聚众闹事

老朱百般挑拨,说江河没事找事,不以港务局的利益为上,其实就是想逼秦池站队,和自己一起把江河弄走,秦池似乎有些心动了,但又不置可否,他告诉老朱,方秋萍在事故前一天到了东江港,行程是由李志康安排的。另一边,江河找到了卢站长,想询问他一些关于裕泰号的事,他不动声色的说出裕泰号超载的事实,这可把卢站长吓得不轻,不过他也知道,这个秘密迟早守不。?缃袼?龆ㄊ祷笆邓,裕泰号超载的那一个人是卢茜,希娅的小提琴就在她手上,秦池很震惊,但更多的是生气,还有对卢茜的失望,卢站长怕他误会卢茜,百般的解释,江河理解他的心情,但是事已至此,他也不会帮着隐瞒,一切都要按照法律来,回去的路上,江河满脑子想的都是卢茜:为什么是她?怎么会是她?

秦池回家时发现自己的侄子海涛等在门口,他也是管船队的,和廖矿长多有合作,他脱口而出就是:“秋萍没了?”看似和方总很熟的样子,秦池有些疑问,海涛解释说他和方秋萍多有生意往来,赚的钱也在一个账户上,她这一死,自己的钱也就泡汤了。另一边,江河来到卢茜家楼下,卢茜也突然打电话给江河,江河吓了一跳,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约卢茜出去吃饭,卢茜犹豫了一会儿答应了,与此同时,丁薇薇去江母那看沫沫,江母又开始念叨,她就盼着江河和薇薇复婚,其实薇薇是有这个意思的,但江河态度不明确,江母说不用管江河的想法,只要薇薇同意,自己去做江河的思想工作。

江河和卢茜去夜市吃烧烤,卢茜心不在焉,江河却故意提起了一部日本小说《消失的罪证》,其实在影射沉船案,卢茜越听越害怕,她想到了自己和陶然的那把琴,心里无限的愧疚。港务局里,老朱又在拉拢人心,他以个人的名义摆了一桌好酒请廖矿长和赵副矿长,一边诋毁江河,一边把方秋萍行程安排失误的原因推到电厂李志康身上,副矿长和老朱沆瀣一气,也在一旁煽风点火,廖矿长越来越生气。

卢茜领着助手去港口宾馆采访廖矿长,正好撞见赵副矿长正聚了一批人在火电厂门口闹事,与此同时,江河还在处理工作,沉船案的伤者也陆陆续续出院了,每个人都提出了高昂的赔偿费,港务局实在承担不起了,海事局又突然打电话来了,说打捞工作已经进行五天了,可以收尾了,江河说不可以,因为还有一个失踪者没有找到,但刘局长是铁了心不再插手了,江河只好让他把事故鉴定书寄给自己,自己再另外想办法。另一边,大学生又突然闹起来了,说港务局借学校对他们施压,希娅也气不过来到港务局斥责江河,向他讨要小提琴,这边火烧眉毛,火电厂那边也闹的不可开交,江河实在是一个头两个大!但是火电厂的事更为危急,江河只好留下沈亦巍和大学生们交涉。

江河见到了电厂的李志康,这件事的确太棘手,旷工们再闹下去,电厂无法运作,搞不好会全市大停电,他让江河赶紧上报此事,让卢市长来处理,江河不同意,这件事必须软处理,这时沈亦巍来了,他基本上处理好了大学生的事,江河便向他询问有关廖矿长的事,沈亦巍对他有些了解,他断定大闹电厂的事不像廖矿长所为,应该是有人借刀杀人把事情闹大,江河觉得有道理,他让李志康再帮自己拖一个半小时,自己去和廖矿长摊牌,临走时江河提出了一个疑问,方秋萍是个贵妇,平时都是坐豪华船的,那天怎么给他安排了裕泰号?李志康喊冤,说他们明明给她买的豪华船票,是她自己突然接了个电话后就急着要走,这才上了裕泰号。此时,赵副矿长暗地和海涛见面,意外翻到了他和方秋萍的亲密照片,吓得海涛语无伦次,副矿长却瞬间明白了这海涛就是方秋萍的秘密情人。

江河找到廖矿长,廖矿长依旧暴跳如雷,江河却十分轻松的样子,廖矿长摸不清他的想法,江河不紧不慢地怪罪廖矿长冲动,怎么能把电厂的门堵了呢?廖矿长听了后也很惊讶,他以为工人是去抗议的,没想到竟闹起来了,但是他依旧不后悔,江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他发电厂延工的:σ约捌渲械睦??叵,廖矿长听得有些害怕了。

第12集 江河设法气走廖矿长 希娅坚持江边祭奠

赵副矿长猜出方秋萍和海涛是情人关系,他忽然求海涛帮他忙,说自己和方总有合作,可没想到她突然出事,自己损失了很多,海涛听了也是长叹一口气,说自己也同样损失了不少,对于赵副矿长的情况,他也是爱莫能助,赵副矿长有些不高兴,就在这时,廖矿长打电话给他,让他立刻把矿工从电厂撤回去,原来江河单枪匹马和廖矿长摊牌,竟说动了他,赵副矿长一个电话,电厂门口的矿工们纷纷离开,电厂危机总算解除了。秦池和老朱把琊山矿工大闹电厂的事私自报给了卢市长,卢市长把江河叫到办公室询问,这样江河有些措手不及。

廖矿长回到港口宾馆,赵副矿长又立马煽风点火,再度点燃了廖矿长心中的怒火,两人刚走到宾馆门口,就遇见了江河一行人,江河将琊山矿工这几天在港口宾馆吃住的账单,意思是让廖矿长结一下帐,江河的语气很谦虚,廖矿长接过账单,命令立马付清,但是心里依旧很生气,他砸了手边的酒瓶,发誓只要自己在一天,琊山煤矿的煤就不会运到东江港,也就是和东江港绝交了,虽然结果不是很好,但廖矿长这件事总算是结束了,卢市长没有表扬江河,而是布置了另一个任务:明天大学生的善后问题还没解决,如果办不好,他同样要处罚江河。廖矿长离开东江港的事传到秦池和老朱耳里,老朱很生气,他气得是这次没能把江河拉下马!另一边,丁薇薇也知道了江河对付廖矿长的事,她有些担心,便打电话询问她的叔叔丁槐,可没想到丁槐却很欣赏江河的做法,觉得是薇薇想多了。

沈亦巍和肖局长去医院找希娅,可没想到她已经出院了,也许是回去准备裕泰号的头七祭奠了,另一边,老朱责怪秦池不和他站一队排挤江河,秦池不搭话,活活气走了他,沈总突然来了,说希娅天天逼着自己找小提琴,他没办法了只好来问秦池这琴到底是怎么回事?寝室隐晦地说这琴就证明了裕泰号超载,一旦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可没想到这话却被躲在门外的老朱听见了,他立马像捡到宝一样闯进来对秦池冷嘲热讽,还说要自己去查,秦池有些害怕他捅娄子,老朱却胸有成竹地说他有办法,他让沈总去向江河要琴,把超载这事通过江河捅出去,到时候港务局损兵折将,他们必定恨死了江河,无形中偷偷转移了责任,秦池还有些心软,沈总却很赞成这个做法。

希娅回到了学校,准备明天的头七祭奠,突然卢茜来找她,她以为卢茜是来给港务局说情的,因此不肯见她,其实卢茜来是另有原因,江河想把礼堂打扫出来,劝学生去那里办头七祭奠,因为学生想去江边祭奠,这样触景生情,很可能出事,卢茜就是帮他当说客全希娅带同学们去礼堂办头七的。另一边,老朱还在想方设法的给江河使绊子,又煽风点火,让秦池和他一起排挤江河,秦池也是左右为难,但心里很不认同。

卢茜在学校咖啡馆等希娅,一直等到深夜希娅才出现,希娅一来就劈头盖脸埋怨港务局办事不力,卢茜心里愧疚,只能一个劲儿的道歉,她尝试着问希娅,如果没有找到琴,自己重新买一把送给她行吗?希娅说不可以,因为那是陶然送给她的琴,她只是想用这把琴为陶然演奏安魂曲,说着说着两人便哭了起来,她的态度很坚决,就是要用陶然送的琴在江边为裕泰号的遇难者演奏安魂曲,卢茜劝说也没用,希娅走了,卢茜回忆起近日的种种,心里愈发难受。江河打电话给希娅的老师询问情况,得知大部分同学已经答应在礼堂祭奠了,可是希娅等人还是坚持去江边悼念,不过江河保证,明天一定会把希娅的小提琴送去,沈亦巍也被这些大学生的事闹的头疼,感叹那琴怎么就那么难找?江河告诉他琴就在卢茜手上,沈亦巍愣了一会儿,很快便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卢茜打电话给秦池,说她要把琴交出去,秦池吓了一跳,他还在打亲情牌,试图阻拦卢茜,这招没用了,因为卢茜已经快被折磨疯了,秦池又想到另一个办法,她让卢茜把琴给他,由他把琴还给希娅,但是无论如何不能把卢茜是超载乘客的事捅出去。第二天一早,卢茜拿着琴出门,没想到江河竟站在她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