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3日 09:18644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13集 卢茜归还小提琴 江河向卢茜表白

卢茜提着琴走到江河面前,说了句对不起,江河没有怪她,只轻生说了句:“我陪你。”两人来到了希娅的宿舍楼下打电话给她,可此时的希娅心情不好,一个人背着琴去了江边,连同学们也找不到,卢茜猜测她自己一个人去了江边,果不其然,希娅果然在那,她坐在江边,呆呆地看着江水,拿出新买的小提琴,准备陶然演奏了一曲安魂曲,可是,脑海里自己与陶然的往事历历在目,她哭到抽噎,连拉琴的力气也没有了,她不停地向着江水道歉,甚至愿意自己代替陶然去死,同学们找来了,拦住往江边走的希娅。

江河和卢茜也随后赶来,告诉她陶然送的琴找到了,希娅看到卢茜怀里的琴,立马去问卢茜她是怎么找到琴的?卢茜抽噎着说自己就是她要找的真相,希娅明白了,原来那天自己看到的女人就是卢茜!卢茜不停地道歉,说一切不关港务局的事,都是她不敢面对而已,当时江水铺天盖地,自己没办法自救,是身边的陶然把琴给她救了一命,临死前还告诉卢茜,让她转告希娅,自己永远爱她!听到这里,希娅再也忍不住了,在卢茜的怀里崩溃大哭!事情最终还是捅了出来,卢市长很生气,把所有牵扯到的人都喊到一起开会,他埋怨江河办事不利,卢茜却站出来讲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秦池见了,心里也有些难受,他又挡在了卢茜身前,承担了过错,卢市长怒不可遏,他命令港务局上上下下做严格的检讨,超载的事也要如实向海事局汇报,连卢茜的过错同样要惩罚,绝不网开一面。散会后,卢茜和江河追到卢市长,卢市长没时间和他们说话,他要立刻赶到省里去汇报,卢茜心里有些难受。

拿到琴的希娅再度来到了江边,独自一人为江河演奏曲子,希望得到陶然的原谅,她蹲在江水里哭成了泪人,沈亦巍意外看到了她,心里不禁有些心疼这个女孩,他劝希娅快到岸上来,因为这里随时会涨潮,希娅站在这里会很危险,在沈亦巍的劝说下,希娅上了岸。老朱把秦池拖到了会议室,在场的都是老员工,说什么要一吐为快,秦池表示江河不在他不愿意参加,可被他们死活拉住了。众人你一嘴我一嘴的说开了,原来他们都在埋怨江河故意瞒着大家沉船超载的事,这可能会连累他们受罚,而且江河对受灾群众的要求有求必应,港务局的财务已经支持不起了,桩桩件件,都是对江河的意见,秦池听了不为所动。另一边,卢市长去省里汇报沉船案,省里领导对江河的处事方法很是赞同,但是卢市长也提到了港务局老员工和江河不合的事,领导听了冷笑,说秦池倒是把港务局处的一团和气,可港务局的业务却越做越差,他宁愿要有能力的江河也不要惯做老好人的秦池。

卢茜交出了琴,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也有勇气面对江河了,经过这件事之后,两个人更加的了解和信任对方,乘着温柔的江风,江河突然向卢茜表白了,虽然有些笨拙,可依旧让卢茜欣喜万分,两个人当场就确立了关系,江河带卢茜去小饭馆吃饭,那饭馆是牺牲的大海的姐姐,他一直很关照她的生意。江河和卢茜开了一瓶香槟,也算是祭奠沉船案中的遇难者,忽然丁薇薇打电话过来了,说沫沫突然急性肠胃炎,现在在儿童医院,吵着要见爸爸,江河最心疼女儿,当即决定马上过去看望,卢茜也想陪着去,可江河觉得还是自己一个人去比较好,卢茜通情达理,很是理解他,可心里还是有点失落。

港务局“秘密大会”还没开完,也可以说是江河的“批斗会”,一个个推卸责任,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了江河身上,老朱也不知怎么拉拢了这么多人,想逼着江河立个“军令状”。

江河赶到了医院,看到病怏怏的女儿,感到无比的心疼,沫沫却突然说自己不难受了,她只是想让爸爸来陪妈妈,又求江河不要走了,她想江河一直陪着她,江河犹豫了一会,向沫沫保证自己不走了。另一边,沈亦巍带着希娅去了夜店,希娅不停地喝酒,诉说着自己与陶然的往事。

第14集 卢市长反对卢茜恋情 江河向卢市长讨要政策

江河向卢茜表白了,卢茜心里特别高兴,晚上对着手机上江河发来的短信傻乐,卢市长回家了,看见她房里灯还亮着觉得有些奇怪,便把她叫了出来,原来卢市长颇有城府,他早就看出女儿对江河有意思,也猜出两人恋爱,卢茜承认了,可万万没想到,卢市长却异常的生气,非常反对她和江河在一起,卢茜很不理解,明明卢市长提拔了江河,照理说他应该很欣赏江河才对,怎么会这么反对她和江河在一起呢?卢市长暴跳如雷,一通责骂让卢茜忍不住哭了出来,她觉得父亲真的很不理解她,这些天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可是父亲不知道,她恋爱了,父亲却跳出来反对。

江河陪了沫沫一夜,睡醒后打开手机给卢茜发了一条消息,说自己哄沫沫睡觉,结果自己却睡着了,卢茜看到后偷偷笑了笑。另一边,江河送沫沫去学校,沫沫故意和爸爸撒娇,闹了半天才起床,其实陪沫沫一夜,江河也体会到了阔别已久的扶养孩子的感觉,薇薇把房子钥匙给了江河,说是方便他来看沫沫,其实也有拉近两人关系的意思,薇薇说沫沫目前还不知道他们离婚的事,等她大了万一问起来怎么办呢?江河愣了一会儿,说沫沫刚回国,这个问题还是过段时间再说吧,丁薇薇听了有些不高兴,她提醒江河,就算想开始一段新感情,也要等沫沫接受他们俩的婚姻状况后。吃完饭后江河去找卢站长宣布最后处分,撤销他客运站站长的职务,提前退休吧,卢站长听了很感动,因为这已经是最宽大的处理了。

港务局开党委扩大会,港务局员工几乎全员到。?爻卣?礁?蠹医樯芰私?,江河略带着歉意发表了讲话,因为他要宣布沉船案的处理结果,秦池也告诉大家,他向卢市长递交了辞职报告,但是卢市长没有同意,他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是无形地推卸责任,让江河成为众矢之的。老朱也受到了处分,他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他趁机发难,说目前东江港五个码头,只有一个盈利,现在东江港已经亏损九千万了,还有他们马上要赔一笔巨款,职工工资都没着落了,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老朱步步紧逼,江河知道他想干什么,他不动声色,秦池趁机提出去领导那“化缘”的建议,老朱立马接话,说“化缘”也应该让江河去,江河笑了笑答应了这个事,不过江河也不好惹,散会前他故意提了让职工搬出值班宿舍的事,反将了老朱一军。秦池回到办公室,发现沈总已经在那等着了,他还是来求秦池帮他和江河谈工程项目的事,秦池没心思管他的事,可沈总却说这是个机会,他的工程可以解决港务局的燃眉之急,缓解资金问题,秦池听了心动了。

散会后,江河和沈亦巍、卢茜喝下午茶,卢茜气得大骂老朱,觉得他说话太难听了,正说着,希娅打电话给沈亦。??绾徒?右桓薄澳愣?摹钡纳袂,感觉他们俩似乎能擦出火花。晚上,沈亦巍和希娅一起吃烧烤,两人的关系近了不少希娅说想去云南散散心,代替陶然去看看彩云之南。另一边,江河到卢市长办公室“化缘”,卢市长却先谈起了私事,他先表明自己很反对他和卢茜的恋情,劈头盖脸一番话把江河说懵了,不过江河公私分明,他记得自己来是求卢市长拨款的,他提出了五千万的拨款,可是卢市长根本不愿意出,江河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他便向卢市长讨要政策,如果港务局在合法范围内自主经营,政府能否支持?卢市长表示当然支持,江河听了很满意。

沈总知道希娅等人要出去旅游,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送她,可是希娅没收。另一边,丁薇薇突然来港务局,询问煤码头经营管理的问题,老朱尸位素餐,懒得管这些工作上的事,薇薇只好等到秦池回来,他们和江河开会讨论,薇薇拿出了丁氏企业的管理设想,他看到了自己弟弟江涛的名字,丁薇薇让他做煤码头总经理,江河不太满意,因为他觉得江涛还不够担任煤码头的职位。

第15集 江河不满江涛入职港务局 江河调研下属企业

秦池带着沈总把煤码头改造方案规划书拿给江河看,其实就是等着江河签字,江河却笑着说自己刚到港务局,对各项事务还不了解,这份规划书估计也要过几天才能看懂,其实这是他的缓兵之计,秦池似乎看出点意思,他不停地给沈总说好话,吹嘘这个规划,沈总也跟着的附和,江河听了一会儿,还是委婉地提出了反对,他认为东江市应该把目光放长远,提升东江港水域交通中转站的地位,打造成国内外的物流中心,因此散货码头工程其实不是很适合,秦池和沈总听了尴尬地笑了笑,也不能提出反对。沈总离开了,秦池陪着笑说江河不赶快解决眼前的问题,谈什么未来呀?江河不动声色的怼了回去,秦池非常不高兴。

沈总没想到江河这么雷厉风行,他有些害怕,问秦池江河会不会看出他合同里的水分?寝室听了吓了一跳,他以为沈总会老实本分的跟港务局合作,没想到他竟敢掺“水分”?江河下班回到母亲家,江涛,薇薇母女都在,在饭桌上江河故意问薇薇,是不是江涛找她开后门把他安排到煤码头的?薇薇解释说是秦池安排的,这只是推荐名单,决定权还在江河手上。另一边,江河把刘黑子安排到沈亦巍手下,刘黑子很高兴,发誓一定跟着江河好好干!正说着江河也过来了,卢茜也随之而来,四个人上船准备对港口的下属企业做个调研,东江港的什么煤码头、物流公司、拖船队之类的小企业很多,但是经营状况都很差,需要他们尽快拿出改善方案。

卢站长突然拜访江母,两个人是旧相识,长久不见一起叙叙旧,江母知道卢站长前些日子受罚提前退休了,她心里有些难受,觉得和江河有关系,因此替江河道歉,卢站长心里明白,当然不会怪江河。另一边,江河一行人到了东江港子弟学校查看,这学校建设的很好,可是生源却逐渐递减,老师的收入也越来越少,很多好老师都走了,江河打算把这个学校划到市里,挂到名校底下做分校,以此增加生源。

海涛找到了赵副矿长,原来他知道海涛和方秋萍有私情,而且两人账户里有很多钱,因此想敲一笔,可海涛现在情况很难,琊山煤矿和东江港闹翻了,他的船队、生意也受了影响,因此他也急着求赵副矿长帮忙,狐鼠之徒一拍即合,两个人决定合作,但是当务之急是把方秋萍的账户找回来,丁槐也突然回到了东江港,他想和东江港全面合作,他已经有计划了。另一边,江河领着沈亦巍、卢茜去酒店吃饭,服务生认出他们是港务局的人,竟熟能生巧的问他们把账“挂”在港务局哪个部门账上?其实也就是占公家的便宜,江河听了认真的告诉他,他们自己掏钱。

秦池偶遇卢茜,故意打探她和江河调研下属企业的情况,卢茜心无城府,把下属企业处境艰难告诉他了,秦池听了暗自得意,打算在党委会上重提沈总的方案。江河也知道目前的难题,一是改革难,二是港务局内部的阻力,他去向导师寻求帮助,导师帮他理清了思路,劝他当断则断,改革的重中之重是照顾好职工的利益,江河听了豁然开朗。下午开党委会,江河把下属企业的状况告诉了大家,让他们明白东江港确实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所以他想推进改革,秦池听完后也发表了讲话,他用具体数字说明了港务局目前的困难,主要是资金问题,老朱也趁机发言,他支持沈总的散货码头工程,秦池又建议可以卖股权。江河听了都不是很满意,他觉得“卖资产”最好,也就是东江港下属企业的合理经营,可是秦池还没听完就表示反对,他觉得这些企业是几十年东江港积累下来的,所以不能绝对卖,他和老朱一唱一和,总之就是反对江河。

江河又提出了第二个议题:港务局的冗费问题,东江港资金困难是多种原因导致的,出了正常的支出,甚至还有员工在财务部借钱,还有职工吃住都由港务局全包,因此有些人随意浪费,江河建议按户装表,哪家超出补贴范围就自费!这个建议也没得到大家支持,老朱更是明确反对,江河很生气,散会后秦池特意找到江河和他争论。忽然丁院长打电话给江河,原来江河打算请他参加港口医院,从而做出一些改进,忽然一个妇女推着瘫痪的老太太跪在了江河面前,求他不要卖港口医院,江河很无奈,听那女人诉说自家生活苦,忽然老太太晕了过去,江河连忙帮她送进医院抢救。

第16集 职工联名要求江河下台 老职工上门声讨江河

老太太进了急诊室,沈亦巍陪着江河等在手术室外,还好经过抢救老太太没出事,江河也松了一口气,那大姐又提到了江河卖医院的事,江河耐心的解释,说他们并不是单纯的卖产业,而是选择另一个更合适的方法管理,对他们的工作生活不会有太多的影响,大姐似懂非懂,沈亦巍便带着她去听领导开会,让她了解这件事。丁医生在发言,他告诉大家港口医院是并入市里的名牌医院,对员工的收入福利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与此同时,老太太醒了过来,她更不晓事,也缠着江河让他离开东江港,江河知道和这些人说不明白,他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她们保证,自己会把东江港建设的更好,而不是他们理解的卖资产,一个小护士走了进来,她应证了江河的话,老太太还是将信将疑。

医院散会了,那大姐总算听懂了,也理解了江河的用意,她回到病房和老太太解释,说之前听的都是谣言,被人当枪使了,江河才是真心帮她们的,离开病房,江河和沈亦巍心里都有数,知道肯定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故意阻挠江河。第二天,卢市长去港口视察,忽然一群港口宾馆的职工跟了过来,交上一封联名信,说要让江河下台,卢市长不动声色,收了他们的信,另一边,老朱和分管宾馆的郭川得到消息,郭川吓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觉得这些职工会连累他,老朱趁机扇阴风点鬼火,把这些事情的源头都扯到江河头上,还阴谋论说江河就算要赶走这些老员工,自己独掌港务局。

港口退休老员工都堵在江母家门口,原来江河行改革,让各家各户自装电表,水电费自付,这一行为让这些占惯港务局便宜的人很不满意,因此特地上门来理论。另一边,卢市长不满意江河的行为,觉得他步子迈得太大了,他把秦池找来,责怪他为什么不拦着江河?秦池很谨慎的回话,同时也巧妙的把责任推到江河身上,说江河敢这么大胆的改革肯定是受了他的导师刘教授的指点,还诬陷他喜欢搞小团体,成员有沈亦。?褂新?,卢市长一听脸色就变了,心里很不高兴。

江河下班回到家,发现卢站长等老员工都在他家等着,卢站长代表大家把意见表达给江河,无非是老员工以前为东江港受了不少苦,现在怎么能消减他们的福利呢?江河静静的听他们说完,解释说加新电表是为了节省浪费,不是取消他们的福利,职工用电的前一百度还是免费的,一旦超过这个数额就要自己掏钱,而且他们调查了,老员工们生活节俭,平时用电不超过六十度,所以水电费等于还是由港务局承担,一番话总算让这些老员工明白了,他们都很理解江河的做法。这几天,卢茜一直和卢市长赌气,卢市长素来疼女儿,他主动去哄卢茜,卢茜便又提起了她和江河的恋情,可卢市长仍旧是反对,他决定江河的做事风格和自己完全不同,他的确有能力,可是和自己反差太大了,卢茜不停地反驳,替江河说话,父女俩吵了起来,对话不欢而散。

江河回家吃饭,江母可高兴了,母子俩不可避免地又提到了丁薇薇和沫沫,江母一心想撮合薇薇和江河,可江河现在心里已经有卢茜了,他与丁薇薇几乎没可能了,因此他决定过段时间告诉沫沫,自己和她妈妈离婚的事。另一边,卢茜和父亲吵架后一个人跑出去散步,心情难受的她打电话给江河,江河一听就急匆匆地去接她,卢茜告诉自己又和卢市长吵架了,江河知道肯定是因为自己,夜深了,卢茜又不愿回家,江河只好把他带去了自己平时住的房子,休息一会儿后,江河劝卢茜回去,至少不能因为自己破坏和父母的感情,卢茜最听他的话。第二天,江河去拖船队找沈亦。?胨?錾桨镒约好,沈亦巍也说了真心话,他看得出来江河是真心为东江港好的,因此他愿意出力。

卢茜约东江日报的王总见面,原来她想替港报谋一条新的出路。另一边,秦池发现江河突然查起了港务局的账,便去他办公室查看情况,同时反映宾馆职工的事,其实江河心里清楚,但是他不怕,他既然决定改革,就不怕这些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