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3日 09:18644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17集 江河狠抓公款吃喝 江河改革兴利除弊

江河和秦池争执起来,两个人互相不能说服对方,说到底秦池等人是保守派,做什么都畏手畏脚,不敢开拓革新,但是两人为港口发展的心是一致的,离开办公室后,海岩突然请秦池去他家吃饭,秦池冷笑,问他怎么还不搬离职工宿舍?海岩是个老赖,也不拿江河当回事,就打算挺在职工宿舍里,不到最后不搬走。另一边,卢茜约谈媒体业的风云人物王总,她想借助王总使港报更上一个台阶,两人交谈的很是融洽,沈亦巍突然来了她的办公室,两个人是熟识的朋友,到一起就互相开玩笑,沈亦巍看了卢茜写得文章,给她提了个建议,卢茜觉得很有用,一高兴便请他去吃晚餐。

下班了,江河看到刘黑子在摆弄一辆摩托车,原来沈亦巍被江河调回了局里,这辆摩托车就送他了,江河本打算让刘黑子送自己回家,可刘黑子却无意中透港务局其他的员工正在港口酒店公款吃喝呢,江河听了心中一动,决定让刘黑子带他去港口酒店看看。另一边,卢茜和沈亦巍两人也在港口酒店一边吃饭一边讨论怎么帮江河处理港务局目前的困难,沈亦巍的确有才,他几句话就点拨了卢茜,就在这时,他们看到江河和刘黑子来了。江河直奔服务台,看了老朱他们的菜单,全是几千元的硬菜,刘黑子拍陪着江河去了他们的包间,此时老朱、海岩等人早就吃的醉醺醺的了,江河当时的脸色就不太好看,老朱解释说他们这是在宴请琊山煤矿的刘科长,在谈业务呢!江河眼神愈发凌厉,几个问题便堵的刘科长说不出话,他又反问酒店的陈经理,这么大手大脚的花费请客,东江港还真是好客呀!老朱随口解释,海岩一脸不屑,江河突然端起一杯酒,狠狠往桌子上一砸,吓得老朱等人一跳,海岩酒壮怂人胆,当场拍桌子和江河吵了起来,江河一杯酒全泼到老朱和他的身上。

希娅和同学们去云南玩,在街头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像当日在船上和自己搭话的红衣女人——方秋萍,可是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云南?希娅越想越奇怪,回去后立马收拾东西回了东江市。另一边,江河狠斥公款吃喝的事已经传遍了东江港,刘黑子等工人只觉得特别畅快,觉得江河替他们出了一口气,老朱和海岩也没闲着,第二天一早就去秦池那告状,他们颠倒黑白说是江河醉酒闹事,秦池惯是耳根子软,他反倒让他们去安慰酒店刘科长,三个人正说着呢,江河敲门走了进来,老朱和海岩立马吓跑了,江河懒得理会他们,只通知秦池待会去会议室,今天是要求员工搬离职工宿舍的最后一天,所以今天两人要齐心合力把那些赖着不走的员工赶出去。

会议室里,还没搬的员工议论纷纷,各自诉着苦水,什么房价高、家里人多,市里路远……反正就是不搬,江河决定拿跳得最欢的海岩开刀,早在九八年港务局就分了他一套房,可他却强占着职工宿舍,江河疾言厉色,命令他下午六点前搬走,否则保安赶他走,并且停发工资,调离港务局,剩下的人皆以海岩为例!江河的雷厉风行彻底吓到了这帮人,他们灰溜溜地去搬家了。

接着是正常的会议,江河让沈亦巍发言,沈亦巍很有才干和见地,这让老朱等人很不服气,江河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知道港务局今年亏损了很多,但是他定下一个目标,明年港务局要盈利两千万!众人听了都发笑,就港务局目前的状况,保持不亏就行了,还盈利?

江河却自有看法,港务局经费紧张首先要从内部算起:一是冗费,许多人都有签字报销的权力,二是浪费,就招待费至少几万起步,各种费用聚到一起就是一笔巨款!所以要扭亏为盈,首先从清查冗费开始,其次他们要扩大煤炭的中转量,一旦做成了至少盈利五百万。

第18集 江河雷厉风行处理海岩 江河为陪女儿失约卢茜

江河又提到了海岩同志的问题,他把海岩几年来的所作所为都说了一遍,大家听的义愤填膺,这个人的确是腐败到家了,江河便在会上让大家表决对海岩的处理,大家举手表决,都同意对海岩进行停止处分!处理完海岩后,江河让大家别走,卢茜还替他们东江港请来了一个重要的客人——王总!王总来是来商量港报与日报合作的事,忽然希娅打电话来了,她的语气似乎很着急,约江河在江边见面,见到希娅后,希娅告诉他自己在丽江看到了方秋萍,江河听了不太信,这个女人基本上已经确定死亡了,希娅呢也没看到她的正脸,所以便也动摇了,以为自己看错了人。

丁氏企业准备和琊山煤矿的廖矿长合作,丁薇薇亲自去和廖汉中谈。另一边,秦池和沈总又聚到了一起,秦池有些抱怨江河今天在会议上雷厉风行出尽风头,又提到沈总的散货码头工程,说江河似乎在影射他们俩,沈总也有些怕了,他的方案原本有水分,可是上次在江河那碰钉子后就改了,江河怎么也不会抓着他不放吧,就在这时,海岩打电话给秦池诉苦了,他此时正在收拾铺盖准备走人,心里一肚子的火,说他要留在东江港恶心江河,让他不得安生!秦池也懒得理他,但是心里也的确忧心忡忡,怕江河在港务局的地位越来越稳固,会影响到自己。

江河处理公务兢兢业业,一心只为东江港的发展,每次都加班到深夜回家,这次回到家里,他的女儿沫沫早就睡着了,江母却兴兴头头地拉着他说要给他看样东西,原来是江河七岁时的一幅画,画着他小时候的梦想,江母只感叹命运的神奇,他的丈夫一辈子奉献给了港口,江河本是警察,可兜兜转转却还是回到了东江港,江河微笑着看着画,沉默不语。第二天,丁薇薇送沫沫上学,老师喊住她说要和她谈谈沫沫的事,原来沫沫自回国后在班上一直孤僻的很,所以她希望丁薇薇在这方面要多关注一下,另外,这周他们学校还有个亲子作业,要爸爸妈妈一起完成。另一边,卢茜打电话约江河去萍姐那吃饭,江河一口答应下来,卢茜很高兴,目前她和江河的感情很稳定。

东江港的改革也做的风生水起,自上次的会议后,几个局长都很卖力的工作,港务局也逐渐蒸蒸日上,气象万千,这天,孟总突然来到了江河办公室,想请他吃顿饭,其实是想拉近两人关系,可江河要回家看女儿,就没应孟总的约。与此同时,卢茜感觉有点发烧,便去医院打点滴,没想到却碰到了海涛,原来两个人是老同学,关系还挺近的,海涛倒挺热心,帮着卢茜跑前跑后,其实是对她有了点好感。另一边,江河急匆匆赶回了家里,沫沫告诉他学校有个亲子作业,让父母教孩子“遇到坏人怎么抱?”还要做个ppt,这个作业li身为警察的江河最适合了。

江河过生日,卢茜早就定好了位置,打扮地漂漂亮亮的准备给他过生日,可是江河却还在家里陪沫沫,父女俩开开心心,竟忘记了和卢茜的约定,可怜卢茜一个人守在窗边张望,一次次从从欣喜到失望。在家里,丁薇薇也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沫沫更是捧出了一个蛋糕为江河过生日,就在这时,卢茜打电话来了,她问江河到哪了?江河这才想起两人的约定,他给卢茜道歉,说沫沫陪自己过生日,卢茜通情达理,她为了不让江河对自己愧疚,硬是隐瞒了自己为他准备生日惊喜的事!江河继续留下来陪沫沫,这边饭菜飘香,一家团圆,天伦之乐,那边卢茜一人对着蛋糕蜡烛,孤单凄凉。深夜,薇薇送江河离开,她说沫沫不合群,可能与父母有关,所以她想和沫沫把两人的关系告诉她。

港务局又开会了,江河想面对全社会煤码头聘请煤码头经理,吸收外来人才,这一提议引起了争议,港务局

第19集 江河决定外聘人才 江涛竞选煤码头经理

江河想向全社会招聘煤码头经理,因为东江港一直固守自封,与外界不接轨,既然如此还不如找个外来的人才试试,江河定下了一个目标,明年煤码头的中转量要达到一千万吨,一言既出,秦池不太乐意,可是局里其他很多同志都同意了。散会后,江河叫来沈亦。??环闯L?目推,弄得沈亦巍心里毛毛的,果然不出所料,原来江河是想让沈亦巍当煤码头经理,沈亦巍吓了一跳,可江河却信任沈亦巍的才华。另一边,老朱和海岩、老陈等与江河不和的人聚餐,一如既往的抱怨着江河,想办法阻挠他,他们对煤码头这块东江港的“风水宝地”虎视眈眈,也想插一手,海岩更是烂泥扶不上墙,他发誓要设法给江河唱一出“好戏”。

自江河决定对外招聘人才后,多少人都盯着煤码头经理这个位置,其中也包括秦池,他撺掇着侄子海涛去应聘煤码头经理,可海涛却连连拒绝,一方面他知道自己叔叔和江河不合,另一方面,江河定下的一千万吨煤炭中转量的指标也确实太高了,难以达到,总之就是不想去,他反而劝秦池放平心态,不要急着和江河争锋,而是要韬光养晦,他决定就算江河看好的沈亦巍当了煤码头经理,他也不一定干得好,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秦池想想也对,就不再逼他了。另一边,江涛也对煤码头经理的职位心动了,他打电话跟丁薇薇咨询,想让她帮自己和江河说说话,为此他还安排了晚饭,让丁薇薇带着沫沫一起来。海涛决定重做古董生意,正好秦池有个瓶子要他看,是孟建荣给他的,海涛一看发现那可是上百万的古董,秦池瞬间明白了,这孟建荣就是有求于他!

晚上,江涛、丁薇薇和沫沫都去了江母家,围在一起其乐融融的等江河回来吃晚饭,丁薇薇打算帮着海涛拿下煤码头经理的职位,很快江河回来了,海涛便告诉他自己也要竞聘,江河嗤笑,自己这个弟弟从小吊儿郎当,当个助理都高看他了,哪还有本事当总经理?江涛听了不服气了,丁薇薇忙着打圆。?凳且蛭?∈掀笠狄?顽鹕矫嚎蠛献,她想借江涛缓和港务局和琊山煤矿的关系,江涛急了喊了声“嫂子”,江河却一反常态的生气,让他不要喊“嫂子”,丁薇薇见状不由得心里一惊,她看得出来,江河的心真的不在这了!另一边,海涛突然打电话给孟总,说秦池不敢收他那宝贝花瓶,因此想要还给他,孟总急了,生怕自己准备很久的合作黄了,海涛故意卖着关子,说既然秦池不要,那他留下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孟总立刻赶着巴结,顺坡下驴的把花瓶送给了他。

饭桌上,丁薇薇和江河争了几句,晚上送沫沫回去时,丁薇薇向江河道歉,江河也明白,今天自己的情绪确实有些过激,两个曾经的有情人难得的安静的谈话,丁薇薇明显表示了对以前感情的遗憾,可江河依旧不为所动。第二天,东江港煤码头大赛开始了,江涛依旧选择参加竞。?∈掀笠当硎径αχС,原煤码头的陈经理也在竞。??Vぷ约耗芡瓿善甙偻蚨值闹凶?,没有达到江河的标准,因此明显失了优势,接着海岩也上去竞争,可他完全是来胡闹的,江河很生气,但又不好发作,其他参与人员的眼睛是雪亮的,都看出他在捣乱。

江河又重申了一遍,一千万吨煤炭中转量是要签合同的,如果完不成,煤码头经理是要负责任的!江涛上台了,众人一片哗然,都知道他是江河的弟弟,他看上去踌躇满志,信心满满,一上台就承诺一定完成一千万吨煤炭中转量,还说自己这些年一直在做物流生意,因此他有把握把东江港煤码头做成一个国际煤炭转运中心,而且他身后有丁氏企业支持,所以一千万吨的指标绝对没问题!话音刚落,台下就开始冷嘲热讽,说江涛靠裙带关系,哥哥是港务局局长,前嫂子是丁氏集团总经理,秦池出来解围,投了江涛一票,可江河却举手表明他有意见,他决定江涛说的太流于表面,而是要说具体措施,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咄咄逼人,江涛无话可说了。

丁氏集团的代表人站出来表明态度,说如果江涛当。??墙??χС置郝胪返姆⒄,郭川提出了异议,丁氏企业没有正面回答。秦池和江河耳语,说如果没有其他的竞选者,江涛就是最好的人。??映聊?挥,等着下一位竞聘者——沈亦巍。

第20集 沈亦巍竞选胜出 江河将调离港务局

江河等待着沈亦。?谧詈蟮墓赝,他终于还是出现了,秦池心有点凉,因为他不喜欢沈亦。?礁鋈擞泄?,沈亦巍准备的很仔细,从理论到实际,还展示了ppt,把东江港煤码头的优缺点和未来展望说得明明白白,大到宏观指标,小到实施的办法,无一不全!另一边,丁薇薇参加一个拍卖会,她派了个女人去找古董九眼天珠,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方秋萍!海涛无意中听到了她们俩的对话,她没有认出方秋萍的声音,但是却想和丁薇薇合作,他向丁薇薇展示了孟总送的花瓶,丁薇薇一眼就相中了,决定随着海涛去看看货。

沈亦巍的竞聘演说结束了,现场掌声雷动,因为他说得实在是太好了,整合演说既有观点,又有实例,既有方法,也有展望,江河很满意。接下来便是投票时间,海岩反正死皮赖脸了,他嚷嚷着让大家投他,江涛却紧张的要命,本来踌躇满志,现在却胜算全无,散会后他气得打电话给丁薇薇抱怨江河,说这个亲哥不仅不支持他,还不愿意与丁氏企业合作,丁薇薇好心好意的安慰他,可是江涛实在气着了,觉得薇薇向着江河,气呼呼地挂断了她的电话。丁薇薇去找自己的叔叔丁槐报告今天的事,丁槐也感叹这江河还真是六亲不认,连丁氏企业的面子也不给,他们转换了思路,决定先保住自己。

沈亦巍竞选成功了,江河很高兴,按例两个人要进行一次谈话,由于两个人是好朋友了,所以谈话的氛围非:,沈亦巍说要想发展煤码头,首先就要处理煤矿的黑恶势力,其次就是解决和琊山煤矿的事情,廖矿长放话不再和东江港合作,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损失,江河决定帮沈亦巍一把,自己去琊山煤矿看看。另一边,海涛带丁薇薇去相看那古董花瓶,丁薇薇很满意,决定买下来,两个人以三百万敲定了这桩生意,合作的顺利,关系也熟稔起来,海涛又让丁薇薇帮他选一串手链,他想送女孩,那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卢茜!刘黑子的儿子考上大学了,可是他家条件太差,学费都交不起,江河得知了,说这种情况工会是有帮助的,因此不用担心,他会帮忙处理。

海涛在追求卢茜,他约着卢茜去了一家日料店,两个人你来我这,调侃的很欢乐,吃完后海涛送卢茜回家,海涛还想再约,可卢茜很知道避嫌,她怕江河误会,也怕真和海涛纠缠不清,因此便巧妙的拒绝了他的追求。在小区楼下,卢茜看到江河坐在长椅上等着她,已经等了很久了,江河累极了,让卢茜陪他坐会儿。可是万万没想到,卢市长偏偏这时候回来了,他冷着脸走到两人面前,质问江河来干什么?不等江河回答就命令他明天九点来自己办公室,又强行带走了卢茜。第二天九点,江河在卢市长办公室外等了很久,卢市长却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似乎是故意晾着他,很久之后,卢市长才让他进了办公室。

卢市长不苟言笑,甩给他一份资料,江河惊讶,原来卢市长是要他来谈公事。??挂晕??杆?吐?绲氖履兀≡?锤畚窬钟钟写蟊淞,组织上决定成立东江港港务集团,由江河担任总经理职务,港务局局长的位置就给秦池,江河听了很高兴,一方面是集团企业的形式更易于他施展拳脚,另一方面,港务局局长这个职务本就是秦池的,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公事谈完了,卢市长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把心思用在该用的地方!”言外之意是指他和卢茜的事情,临走时,刘黑子突然找到江河,说刚才局里给他打了五千块钱给他儿子上大学,他很感动,接着江河把自己要去港口集团的事告诉了卢茜,卢茜觉得很意外,她不太支持江河去,但是江河的能力很强,他相信江河无论在哪个位置都能做的很好,可是江河却还有些舍不得港口了。

卢市长把文件拿给秦池,秦池得知自己要当局长时竟还有点不知所措,回去后老朱来打探消息,秦池便把组织的安排告诉他了,老朱一听就急着撺掇秦池拒绝,说不合算,秦池也说了真心话,他确实不想留下来当局长。第二天,江河继续主持党委会,这次的主题是纠正部分干部的“四风”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