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3日 09:18644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21集 江河视察煤码头 江河二狼江边对峙

党委会上,老朱带头发言,他提起了江河帮刘黑子解决他儿子上大学困难的事,言下之意是江河搞“一言堂”,没有经过单位讨论,江河说他打算搞个专项奖励,帮助港口内困难职工,可是毕竟没通过大家讨论呀,这时郭川说话了,原来江河并没有搞“一言堂”。他知道专项奖励的事还没通过,因此是自己出钱垫付了刘黑子的五千元,老朱和秦池没话说了,本还以为抓到了江河的辫子。过了一段时间,江河到煤码头巡查,发现沈亦巍做的很不错,煤码头焕然一新,一切运作井井有条,江河还建议他搞一个配煤中心,这是他考虑很久方案,一旦建成,光配煤就能完成几百万的煤炭指标。

沈亦巍正在和江河讨论,周围的黑恶势力竟然堂而皇之地出来偷煤了,他们本来都是煤矿周围的老百姓,一直对煤矿坐着小偷小摸,渐渐的就发展起来,成了煤码头周边的黑恶势力,为了治理这种情况,沈亦巍特地请来刘黑子当保安队长,果不其然,这次两方针尖对麦芒,狭路相逢了!为首的偷煤贼叫二狼,极其嚣张,但是刘黑子也不弱,带领着几十个保安堵住了他们,二狼怕吃眼前亏,气呼呼地带着弟兄们离开了,但放话肯定要报复!另一边,江河在港口巡查,忽然他想到了希娅和自己说的方秋萍的事,于是约好她明天来谈事,沈亦巍得知后莫名的兴奋,主动提出要去接希娅。

保姆接沫沫放学,一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小丑过来搭讪,给了她糖果和玩具,而且是只给她一个人,原来她不是别人,而是二狼派来报复江河的人!沫沫吃了被下了药的糖果后,肚子很快就开始疼,被送到了医院,丁薇薇在小丑给的折纸玩具里发现了黑恶势力留下的恐吓话。另一边,沈亦巍领着希娅去见江河,希娅说想组建一个码头艺术团,沈亦巍听着好笑,煤码头现在事情这么多,还谈什么艺术团的事?也劝她煤码头不是个好去处,她是专业的小提琴手,来这里大材小用了,可是希娅不觉得,她就想和沈亦巍、江河一起工作。江河见到希娅后询问她在云南见到方秋萍的事,希娅也说不清,毕竟她没有看到正脸,模:???剿?盗烁鍪裁础熬叛厶熘椤钡亩?,江河愈发觉得事情不简单,嘱咐希娅不要把这事情向别人提起。

丁薇薇把江河叫了回来,江河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到躺在床上的虚弱的小女儿,又想起了偷煤贼那可恶的嘴脸,江河心里无比的愧疚,他盯着恐吓信看了半天,嘱咐薇薇这件事情她不要插手,自己会处理,不会有下次了!慈母之心,丁薇薇急哭了,她一直是个坚强的女人,江河很少见她这样,不由得心中一动,握着她的手向她道歉。二狼派了个小弟去煤码头邀请沈亦巍见面,沈亦巍当然不会去,他便让沈亦巍带一句话,明天九点煤码头广场不见不散!与此同时,江河去了一趟公安局,把二狼的恐吓信给他的老同事看了,请他们亲自出马带人消灭这个偷煤团伙!忙到深夜回到办公室,发现沈亦巍在他办公室睡着了,醒来后忙跟江河说了二狼的话,江河听了竟很痛快的答应了,决定亲自会会这个二狼,由于夜深了,沈亦巍回不去,正好两个人又都没吃饭,只能就着泡面和白酒随便吃点。

第二天,江河如约而至,二狼带了几十个弟兄,气焰很嚣张,开口就让煤码头给他一百万的保护费,或者让煤码头专做祥龙商行的生意,因为那商行是他自己开的,两个条件必须答应一个,否则就让煤码头不得安生,江河嗤笑,他警察出身,这种无赖见多了,才不怕他们呢,而且他警队里的弟兄也已经埋伏在旁边了。二狼没见过江河这样的硬岔儿,渐渐的有点烦躁了,小弟们又不争气,气势上就弱了下来,见此情况,江河开始反攻,他挑拨离间,从二狼和小弟们利益分配不均来下手,直接挑起了他们内部的矛盾,他告诉大家,煤码头重新建设,急需大量职工,只要他们重新做人,从今以后遵守法律,经过培训后保证他们都能上岗!小弟们心动了,刘黑子也亲身示范,因为他以前也是这样混事的人,这么一来,小弟们更心动了,二狼一声令下,一群仍选择跟着他的小弟挥舞着棍子冲了上去,埋伏在一旁的警察立刻出动,将他们一网打尽。

事后江河请警察弟兄们吃饭,卢茜也在,江河对兄弟们承认了恋情,得到了大家的祝福,丁薇薇突然打电话来,问他什么时候来看沫沫,沫沫想他了,江河答应今晚就去。警察没有拘留二狼,因为没有坐实他盗窃国家资源和组织黑社会的罪名,这时警察接到电话,说今天晚上二狼就要组织大批黑社会人员抢劫物流车,警方已经准备好了,这次一定抓他个现行。

第22集 抓捕二狼江河英雄救美 江河质疑孟总合作方案

晚上,二狼他们开始行动了,江河、卢茜和沈亦巍也随着警方埋伏在了一旁,只见他们那帮黑社会先弄了一棵枯树横在路中间,不久后物流车过来了,司机下车准备挪开大树,黑恶势力趁机一拥而上,抢下了物流车,警方也立刻行动,将他们抓了个正着。小弟们都怂了,二狼却是个狠人,他不仅不下车,还踩紧油门朝着卢茜撞了过去,江河立刻扑身而上,抱着卢茜躲开,两人滚到了坡下,卢茜受了伤昏了过去,最后,二狼等人被警察抓到了,可是卢茜也进了医院。另一边,沫沫还在家里等着江河,可是江河为了抓二狼,又忘记了这回事,电话也打不通,沫沫有些生气了。

卢茜晕了过去,江河无比地着急,估计是滚下坡时撞着脑袋了,他等在手术室外,沫沫和薇薇就在家等他,一直到深夜,沫沫都忍不住睡了,江河在医院牵挂着卢茜,同样心急如焚,好不容易大夫出来了,还好没什么大碍,主要是受到了惊吓而昏厥,背上可能会留疤。丁薇薇等不急打电话来询问,江河只能道歉,他也不想骗薇薇,告诉她卢茜受伤了,自己在陪护,薇薇听了很奇怪,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从江河嘴里听到卢茜这个名字了,很明显他们俩关系匪浅。整整一夜,江河陪护在旁,卢茜醒了过来,虽然背上很疼,可看到江河这么关心她她也满意了,这时,丁薇薇突然带着沫沫过来了,还带着炖汤,江河一听到沫沫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放开了卢茜的手,丁薇薇言语里又在宣示主权,提醒卢茜不过是自己和江河的小妹妹,她亲热地亲手喂汤给卢茜,卢茜想喝,但是实在喝不下,丁薇薇脸色一变,将保温筒狠狠地放在了桌上。

卢茜的背部一阵疼痛,医生赶紧来换药,江河也连忙把薇薇和沫沫拉了出去,丁薇薇故意说卢茜看到自己好像不太高兴,江河替卢茜说话,要丁薇薇先带沫沫回去,母女俩都有点不高兴。她们走后,卢茜一直闷闷不乐的,她知道刚才薇薇是故意做给她看的,江河只能坦白,薇薇心里怎么想的他不清楚,但是现在他和薇薇只有亲情,两个人已经结束了,正说着呢,卢市长和秦池过来了,卢市长得知女儿受伤了立马从省城赶了回来,心疼女儿的卢市长急得责怪江河,说他好大喜功,打黑还带着自己女儿,简直胡闹!医生说卢茜打完针就可以回家静养,卢市长便不由分说要带她回家。

半年过去了,港务局的同志来煤码头视察沈亦巍的工作,在这半年里,沈亦巍做的非:,不仅重新整顿了煤码头,而且已经达成了七百万吨的煤炭指标,提到剩下的三百万吨指标,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想和琊山煤矿恢复关系,虽然有些困难,江河又提起孟建荣的散货码头方案,江河决定明天约他来港务局谈合作,秦池也很高兴,因为孟建荣已经和他报备过了,确定那方案没有猫腻和问题,其实秦池这个人虽然会搞些小动作,但本质上仍是为港务局着想的,可他万万没想到,他再一次看错了人。

第二天,孟建荣来了港务局,一开口就把自己说的无比委屈,什么自己早就和秦池说好了,可是江河“空降”,导致他的工程延迟了很久,江河笑呵呵地听他说完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方案的工程报价至少砍下百分之三十,他也不是傻子,虽然不懂船舶工程,但他早就找各路专家研究了孟建荣的方案,发现他的报价绝对虚高!孟建荣急了,秦池又出来打圆。??蛹绦?岢鏊?奈侍:变电站的场地标高和地基怎么这么高?码头的变电站根本不需要这么高,还有电气设备的报价也高处市场价,完全不合理,孟建荣被问得无话可说,他没想到江河竟这么精明!另一边,琊山煤矿的生意发展也碰到了瓶颈,廖矿长更是发现他的爱妻方秋萍用假账糊弄他的事!廖矿长把赵副矿长喊来,质问他有关账本的事,赵副矿长慌了神,找各种理由推脱,不过还真被他糊弄过去了,丁薇薇突然给廖矿长打电话,说要找他谈事。

孟建荣冷汗直冒,秦池帮他解围,江河则态度坚决,告诉孟建荣如果这个方案不修改,那港务局就要找别方合作了,孟建荣恨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另一边,丁薇薇和廖矿长见面,谈有关合作的事。

第23集 江河单枪匹马赴琊山 卢妈妈回家照顾卢茜

廖矿长也是个人精,虽然很乐意和丁氏企业合作,但仍旧是以自己的利益为主。江河也带着沈亦巍去见李志康电厂长,他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开肯定有事,果然他是想请李厂长出山帮他和沿江一线的电厂打好关系,李厂长很痛快就答应了,不过也是答应尽量帮忙,琊山那边他可帮不了忙。江河又问起李厂长他们厂怎么突然用起琊山煤了?李厂长叹了一口气,说还不是秦池和他侄子弄的,本来他们一直用进口煤的,李厂长提起了方秋萍,说方秋萍和秦海涛搞暗箱操作,耍了廖矿长,自己赚了很多钱,把李厂长也掺和进去了。另一边,孟建荣去秦池家里抱怨,说江河是鸡蛋里挑骨头,针对他的工程方案,其实就是他人心不足,本想在工程上狠捞一笔,可没想到江河这么厉害!孟建荣又故意提起江河要调去港口集团的事,想挑拨秦池和江河,秦池的确有些不高兴了。

卢市长爱女心切,嘴上怪女儿不听话,心里其实特别的心疼她,在家里又是熬粥又是哄的,卢茜却是小女生心性,体会不到父亲的苦心,一味地替江河说话。另一边,李厂长把方秋萍暗箱操作的具体方式和江河一五一十地说清楚了,从始至终廖矿长都蒙在鼓里,江河现在清楚了,琊山煤矿出了家贼,现在情况肯定不乐观。另一边,丁薇薇知道海涛在追求卢茜,因此故意把卢茜受伤的事告诉他,急得海涛二话不说就赶去看望。

经过一宿的考虑,江河决定单枪匹马去琊山煤矿一趟,因为东江港的发展还是离不开和琊山的合作,而廖矿长的心结又是方秋萍,所以还是他自己去一趟比较好。秦池主动找到卢市长,原来他还是不满意上层的安排,让江河去做港口集团经济,却把他留在港务局,他说他还是想躲接触业务方面的事,他说的合情合理,卢市长也觉得可行,只不过有一点,江河做总经理是上头的安排,秦池若去港口集团还是要屈居他之下。目前秦池来不及在乎这个,卢市长最近对江河很不满意,因为卢茜和他恋爱了,这边说着卢茜,那边卢茜的妈妈就赶回来了,她也是听说卢茜受伤后连夜赶回来的。另一边,秦池回到港务局,老朱立刻把江河去琊山的事告诉了他,这事秦池早知道了,老朱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就怕江河此行与廖矿长和解,煤码头生意越做越好,那样再想扳倒他就难了,秦池最见不得他这小人的行径,也不愿听他念叨。

老朱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打电话给赵副矿长,把江河“单刀赴会”的事告诉了他,吓得赵副矿长一激灵,因为他们干的丑事太多了,一旦被江河翻出来,那他们俩都完了,所以他们绝对不能让江河和廖矿长结盟,要阻拦江河的琊山之行,老朱让赵副矿长想办法把江河在酒桌上撂倒,把廖矿长支开,其他的自己想办法。另一边,卢妈妈还在和卢茜谈江河的事,她其实也不太满意江河,她可以不阻拦女儿,但是得至少见他一面吧,卢茜听了立马打电话给江河,想约他见面,可江河此时已经在去往琊山的路上了,所以只能约定从琊山回来后再见。

工人们都期待江河能够成功和廖矿长和解,为煤码头的发展添砖加瓦,更好的完成任务,与此同时,海涛不知怎么捧着一束花、带着贵重的吊坠礼物来看望卢茜,卢妈妈看了很高兴,似乎很喜欢海涛这样的小伙子,还热情的留他吃饭海涛油嘴滑舌甜言蜜语,哄得卢妈妈特别高兴,卢茜却心不在焉,她是担心江河,可是她联系不上琊山的人,只好求海涛帮忙,因为他以前和琊山煤矿做过生意,海涛不情不愿地打电话给琊山,但是海涛说江河现在肯定和他们在酒桌上,这方面的规矩是接一个电话罚一杯酒,所以不能打电话给江河。在琊山,廖矿长得知江河来了后又是震惊又是生气,他目前还不想见江河,让赵副矿长先会会他,这正中了赵副矿长的下怀,他把江河安排在了琊山宾馆,看似礼遇,实则暗藏杀机。他领着江河巡查琊山煤矿,江河看到了很多堆压已久卖不出去的煤,江河说他不仅有办法处理这些煤,而且还带来了方秋萍的消息,希望以此见廖矿长一面,赵副矿长只好打电话跟廖矿长请示。

赵副矿长带江河去了琊山宾馆,还叫了很多作陪,点了许多好菜好酒,廖矿长也来了,说这是他个人宴请,反正就是想刁难或者灌醉江河。

第24集 江河醉酒遭人诬陷 江河接受纪委调查

海涛给琊山的人打电话,入夜了,海涛不便多留,便说要回去,临走时给卢茜使眼色,大概有话要对她说,卢茜便说送他,跟着他出了门,卢茜急着问海涛江河在琊山那边到底怎么了?海涛有些难过,但还是告诉他江河在那边拼酒呢,这是矿上的规矩,卢茜急疯了,因为江河的酒量根本不行,海涛想了想,说有个人可以帮到他。与此同时,江河果真被琊山煤矿的人围在酒桌上,眼看不喝酒是不会让他离开的,廖矿长倒还好,可赵副矿长却咄咄逼人,挑战着江河,江河按捺着自己的情绪,他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使命是求合作。江河把东江港以及煤码头的近况告诉廖矿长他们,证明东江港今非昔比,和他们合作他保证能让琊山煤矿的利润最大化,廖矿长听着有些心动了,赵副矿长急了,打着哈哈说江河忽悠他们,江河摔筷子立威,吓到了他。

海涛仔细的和卢茜分析琊山现在的情况,方秋萍出事后不久廖矿长就发现她做假账,琊山煤矿整个陷入危急,但是他觉得江河此行去挺好的,因为廖矿长正处于无人可用的状态,因此江河很有可能成为他信任的人,卢茜很感谢海涛和他说的这么清楚,海涛却笑笑,反正他喜欢她,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哪怕卢茜不爱他,卢茜走后。海涛立马打了个电话给丁薇薇,告诉她江河去琊山了。另一边,酒桌上,江河假装发怒,吓住了赵副矿长,还赢得了廖矿长的欣赏,可他万万没想到,海岩也早已偷偷来到琊山,找了个妓女,给了她一大笔钱,偷偷吩咐着什么。不久之后,在酒桌上,江河和廖矿长都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不久就晕了过去,赵副矿长带着人把他送回了宾馆套房,和海岩接头后,海岩就让那妓女进了江河的房间,然后他再报警,说琊山宾馆有人嫖娼,把江河的房间号报给了警方。

原来这一切都是老朱和海岩安排的,孟建荣也参与其中,宾馆房间里,江河仍旧昏睡不醒,妓女洗完澡就睡到了江河身边,不一会儿警车蜂拥而至,警察闯进来抓个正着,此时薇薇也驾车赶来了,正好看到警察押着妓女和酒醉不醒的江河上了警车。她跟着来到了警局,询问江河犯了什么罪?警察告诉她江河涉嫌嫖娼,丁薇薇听了简直不敢相信,江河怎么可能嫖娼呢?这边警方也不给保释,赶丁薇薇回去了。第二天,老朱怡然自得地等在秦池办公室,原来消息已经传到东江港来了,秦池本想赶快把江河领回来,可老朱却说江河人品有问题,表面上道貌岸然,刚正不阿,没准背地里怎么龌龊!秦池也只能叹气,没想到江河做出这种丑事,老朱撺掇着秦池去向市委纪委报告,反正这事情也瞒不。?爻叵肓讼刖醯煤苡械览。

沈亦巍把江河的消息告诉了卢茜,他们都不信,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卢茜急得出门去找江河,另一边,秦池已经把事情上报给卢市长了,卢市长也吓了一跳,他立刻联系廖矿长,让他处理完煤矿的事就来见他,他的意见是按程序走,该调查就调查,但是他也会仔细查这件事情,如果情况属实,绝对要严惩江河,如果他是被冤枉的,同样也要惩罚,当了十数年的警察却掉进这样的坑里,暂时将他停职,由秦池代为工作!江河被带去了纪委的招待所接受询问,电话信息一律不许接不许回,这让不知情的卢茜很是着急。

卢茜急得打电话问秦池,秦池却劝她不用这么着急,故意告诉他丁薇薇昨天就赶去琊山了,人家和前妻那么亲热,她跟着掺和什么呢?卢茜听着很不舒服,气冲冲地挂了电话。纪委的人询问江河昨天的事,可江河真的喝得人事不省了,什么都不知道,曾经身为警察的他早就察觉到了事情不对,知道肯定是有人设局陷害他,好不容易,纪委的人让江河休息一下,江河趁机接了个电话,原来是丁薇薇打的,她给江河带了些吃的和换洗的衣服,她是无条件的相信江河的,并且准备去问问廖矿长,江河却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因为清者自清,他问心无愧。丁薇薇心疼他,临走时紧紧地拥抱着他,而卢茜的车就在附近,她红着眼眶看着江河和薇薇深情拥抱,自己却像个局外人。丁薇薇走了,卢茜冲了出来,她似乎有些生气,她问江河到底是怎么回事?江河说自己被人暗算了,让卢茜回去吧,卢茜也不多言,说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江河身陷囹圄,秦池暂时主持港务局日常工作,他心里有些兴奋,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在港务局呼风唤雨的感觉了,老朱也很兴奋,兴奋到情不自禁的侮辱江河,给他扣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