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3日 09:18644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25集 为避嫌江河被停职 卢茜吃醋与江河争吵

港务局会议室里吵了起来,老朱和江河的几个拥戴者如郭川等人争得不可开交,老朱本想借着这个作风批评会批斗江河,可没想到江河竟这么得人心!另一边,卢茜找到了父亲卢市长,卢市长猜到她肯定是为了江河来得,果然他没有猜错,卢茜一口咬定江河是被栽赃陷害的,卢市长停他的职不就坐实了这种陷害吗?卢市长很生气,而且这也不是他决定的,这个案件目前没调查清楚,一切要按法办事,就算江河是清白的,那也证明了江河的愚蠢和轻敌,卢茜大骂卢市长公报私仇,卢市长也没理她,他正准备去趟省里报备江河的事,不过他也没忘了打电话问廖矿长,让他配合调查,如果江河是被陷害的,他难辞其咎!廖矿长也是一肚子苦水倒不出。

卢茜找到沈亦。?牒退?塘烤冉?拥陌旆,但是沈亦巍却说江河的视频上头自会处理,而且他相信江河是清白的,因为江河自上任东江港以来,大刀阔斧的改革,触碰了不少人的利益,被人陷害也是有可能的,他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他的疑虑,拖卢茜交给上级。沈亦巍问卢茜怎么看上去不高兴?卢茜说是因为她去看江河时发现丁薇薇也在,这让她很不舒服,沈亦巍旁观者清,他反问卢茜,既然她能无条件相信江河不会招嫖,为什么就不能相信他能处理好丁薇薇的事呢?一语惊醒梦中人,卢茜似乎明白了一些。另一边,江河想以证清白,他主动找到廖矿长想和他聊聊,他带着江河到了自己被陷害的宾馆,他向廖矿长保证自己是被陷害的,廖矿长其实也相信他的人品,也保证绝对不是自己害他的,江河这次就是想请廖矿长和他去趟派出所,证明他当天喝得不省人事了,廖矿长一口答应下来。

卢茜找到秦池,把沈亦巍的信交给他,想让他帮忙签个字,其他几个领导都已经签字了,可秦池却不想签,他拒绝了卢茜。入夜了,江河一个人漫步在繁华街头,他从没有像如今清闲过,脑海里浮现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他回到了自己以前任职的警察局,见到了老朋友。另一边,卢茜回到家里,卢妈妈知道她担心,便主动安慰她,经过这一件事情让她也对江河改变了看法,不太同意卢茜和他交往了,可看女儿可怜兮兮的样子,又不忍太过严厉。

老朱带着孟建荣来了港务局,两个人商量着还想合作,趁着江河现在不在,赶快把合同签了,免得夜长梦多。另一边,江河待在招待所接受调查,心里闷得慌,就跑出来接沫沫放学,他从来没有接过女儿,就在这时,郭川突然打了个电话来,说他一停职,老朱和孟建荣沆瀣一气,准备把合同签下来,他想让江河回来主持大局,可是江河现在也算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已经被停职了,能怎么办呢?放下电话,他和丁薇薇一起陪着沫沫去玩,而此时的卢茜却心头烦闷,既为江河的事担心,又难免会想到那天丁薇薇拥抱他的场景,她不得不多想,夜里,她打了个电话给江河,说有重要事情找她,江河决定去见她。

江河找到卢茜,一眼就看出卢茜的情绪不对,她责怪江河什么事情都不跟她说,自己好像对他无足轻重,而丁薇薇却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安慰他,帮助他,自己到底还算不算他女朋友?江河急着道歉,他真的只是不想让卢茜担心,说了好几句软话,才哄得卢茜高兴,这时卢市长突然打电话来了,他让卢茜告诉江河明天去程副省长那里报到,江河听了倒不担心,他相信上级会还他清白。与此同时,警察在审问那个妓女,警方调了监控,他们已经发现海岩了。

第二天,江河去省里见程副省长,程副省长先数落了江河的几句不是,他相信江河是被栽赃的,但是他也觉得江河太不争气了,好歹也是警察出身,怎么还让人陷害了?事情发生后又人间蒸发,这让纪委和领导们很生气。好在现在事情已经有了眉目,海岩是幕后主使的身份已浮出水面,相信不久后就可以真相大白。另一边,警察已经把海岩带到警察局调查了,他的态度很倨傲,但是对罪行供认不讳,与此同时,老朱带着孟建荣哄得秦池开心,正准备签下合同,郭川突然闯进来说江河的案子已经了结了,是海岩陷害他的,现在江河就要回来了,三个人傻了眼,合同又签不成了。

第26集 江河重返港务局 江河老廖冰释前嫌

案件终于真相大白,江河回到了港务局,卢市长向大家宣布,江河是被海岩陷害的,很多港务局员工都是真心欢迎江河回来,除了老朱,从江河下车的那一刻起,他的神色就很尴尬,转头就去找了孟建荣,怪他安排的不紧密,怎么就让人发现了,不过好在海岩嘴巴倒挺紧,没有供出他们俩,孟建荣一直特别愤慨,因为江河,他的工程捞不到油水,对他估计也不会太亲近,以后他的日子可难过了!

如今江河已经去了港口集团,现在要改称江总了,这天沈亦巍突然找到他,说煤码头又谈成了两个大客户,江河既高兴也感动,真是患难见真情,沈亦巍的确是个好兄弟。两人又谈起琊山煤矿的事,其实江河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可惜又出了那档子事,这次他约了廖矿长来港务局,对方已经动身了。另一边,丁薇薇和丁槐讨论江河的事,她最近有些担心,沫沫似乎看懂她和江河的关系了,家事谈着烦心,她还是更愿意和丁槐谈公司的事,最近他们丁氏企业发展的不错,已经涉足建筑业了,不过他们还是要和东江港搞好关系,争取和煤码头合作。廖矿长来了煤码头,江河和沈亦巍亲自去接,两人的关系的确好了不少,他们陪着廖矿长逛了逛煤码头,边看边解说,让他明白这些日子以来煤码头的变化,廖矿长特别满意,也越来越喜欢江河这个直爽正直的人。

海涛在一家酒店里偶遇孟建荣,只见孟建荣一脸愁苦自斟自饮,他拉着海涛和他诉苦,什么工程不顺利,希娅不喜欢他,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丁薇薇也来到了这个酒店,正好听到孟建荣在和海涛抱怨江河,酒酣耳热之际孟建荣说出了他陷害江河的事情,丁薇薇不敢怠慢,立刻过去探探情况,三个人一起吃饭。另一边,江河送廖矿长去宾馆,沈亦巍回去了,两个人决定把上次在琊山没说完的话继续说完,江河提到了琊山煤矿几笔收不回来的欠款,这些钱很有可能与方秋萍有关,而廖矿长则被她蒙蔽了。

海涛和孟建荣捧着丁薇薇,丁薇薇突然问起了“九眼天珠”,说自己叔叔下个月要过生日,她得知滨海市下个月正好要拍卖一串九眼天珠,因此想让海涛帮她跑一趟,海涛爽快的答应下来。另一边,江河和廖矿长推心置腹,廖矿长也承认了那几笔款确实和方秋萍有关,但是现在她人都没了,他也不好查了,江河神秘一笑,问廖矿长方秋萍接触接触过古董文玩?廖矿长不太清楚,只记得她有几块翡翠是海涛帮找来的,江河立刻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具体的又想不出来。这件事先不谈,江河又问如果让沿江的电场都放弃使用进口煤,而用他们琊山的煤,利润会提高多少?廖矿长听了很高兴,这利润可就不是一点点了,可是却不现实,因为琊山的煤不适合电厂,电厂要买机器改造后才能用,江河说不对,因为据他了解琊山三号矿的煤质量非:,直接就可以用,但是这一点廖矿长却不知道,很显然他又被人蒙蔽了,两人就这么说好了,愿意合作,江河离开宾馆后立刻打电话问卢茜有关海涛的事,卢茜一头雾水,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丁薇薇送海涛回家,他旁敲侧击问海涛和卢茜的关系,就希望他能追到卢茜,海涛又提起九眼天珠的事,原来这是他随机应变和丁薇薇做得一场戏,就是做给孟建荣看的,这是丁薇薇对孟建荣诬陷江河的小小的报复。第二天,卢茜给江河送来早餐,两个人谈起秦海涛的事情,江河也没和卢茜说清楚,因为目前他还不确定,卢茜刚离开江河办公室没多久,海涛就打电话约她,卢茜也同意了。另一边,秦池却把孟建荣找来了,孟建荣又是一通大倒苦水,秦池告诉他琊山新型煤化工项目启动了,一些公司都可以参加竞标,所以他建议孟建荣去竞标。

孟建荣仍旧没放弃希娅,他还是想让希娅去市歌舞团,希娅根本不想去,孟建荣又不敢得罪她,他让希娅下周陪他去趟滨海市参加拍卖会,希娅又是气呼呼地拒绝了。另一边,海涛把卢茜请到自己家里,他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古董,卢茜有些确定他是做古董生意的了。江河去见程副省长,他说他怀疑方秋萍是诈死。

第27集 爱人女儿江河难抉择 江河卢茜感情升温

江河建议省公安厅立案侦查,追究方秋萍诈死一案,另一边,卢茜还在海涛家做客,海涛真是费尽心思讨她欢心,卢茜却在套他的话,得知他的确是做古董生意的,海涛把卢茜带去自己的书房,说自己家有一个传家之宝“古滇国金印”,是无价之宝。廖矿长和江河冰释前嫌,回到琊山煤矿后,立刻把赵副矿长叫来办公室,说要和东江港合作,赵副矿长吃了一惊,立马拒绝这事,他还当廖矿长不知道他背地里做的丑事呢,廖矿长性子直,直接就骂了他一顿,但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处罚,廖矿长打电话给沈亦巍报喜,说琊山煤矿全体决定,以后从煤码头走煤,他特别喜欢沈亦巍这个年轻人,因此说到做到,第一批煤后天就发货。

卢茜突然问同事小钱,如果她男朋友忘记了她的生日怎么办?小钱很得意,说她男朋友从没有忘记过,不仅没忘记,还对她特别好,卢茜听了心里越来越不平衡,因为江河忘记了她的生日,小钱看出来了,不过她却能理解江河,因为江河是典型的事业型男人,卢茜还是有点不高兴。另一边,江河正在礼品店挑选礼物,沫沫突然打电话给他,提醒他明天就是周六了,他答应过要陪自己玩一天的,可不许食言,江河忙不迭地答应了。第二天,又是一份礼物寄到了卢家,可惜却不是江河送的,卢茜又有些失望,她不耐烦地打电话给江河,此时江河正陪沫沫在游乐园呢,丁薇薇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卢茜气得挂了电话,她独自在屋里生闷气,江河却在公园里和沫沫、丁薇薇其乐融融,真像幸福的一家人。

还是父母好,最后卢市长和卢妈妈买了蛋糕,做了一桌好菜替卢茜过生日,卢茜当然也是高兴的,可心里还是希望江河也能记起她的生日。晚上,江河急匆匆地要离开,沫沫不知怎么醒了,拉着他不舍得让他走,丁薇薇心里很不舒服,干脆挑明了问江河是不是要去找卢茜?江河一时语塞,当着沫沫的面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丁薇薇逼着沫沫和江河说再见,江河终究还是出门了,在他关门一刹那,沫沫哭成了一个泪人,抽噎着问妈妈为什么爸爸不陪她,而要去陪卢茜阿姨?难道她比自己重要吗?江河离开薇薇家,长叹一口气,这事沫沫总是要知道的。卢家又收到一束花,卢茜一看,花上署名是江河,整个人立刻高兴起来,回屋打扮的漂漂亮亮出门了,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去见江河了。

两人约在一处幽静的餐厅里,江河向他道歉,卢茜却装作生气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不气了,江河还是不住的道歉,可他又不会哄人,便拿出自己早就替卢茜买好的项链,卢茜可喜欢了。另一边,沫沫还在哭,她是真的舍不得爸爸,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爸爸不陪着自己,问:“爸爸是不是有新家了?”丁薇薇看着心里更心疼,可是这事终究要说的,她告诉沫沫自己和爸爸其实早就分开了,沫沫太。??荒芾斫獯笕说母星,在她看来,江河就是不爱她和妈妈了,她不想江河和卢茜有新家,丁薇薇听了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心里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那么狠心地和江河离婚。

孟建荣突然到海涛家里做客,问他什么时候去滨海参加拍卖会?原来他这趟来就是为了这事,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事根本就是丁薇薇和海涛做的一场戏,孟建荣对九眼天珠动了心思,想去滨海拍下它,再转手给丁薇薇。另一边,老朱和秦池又凑到了一起,廖矿长和煤码头合作一事让老朱很愤懑,担心江河的势力再一步扩大,秦池也不理解廖矿长怎么突然就和东江港和解了?此时此刻,江河正在和卢茜逛街,卢茜邀江河去见见自己妈妈,虽然卢市长不同意他们俩,卢妈妈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她又告诉江河秦海涛真的很懂古董,江河的猜测是对的。

程副省长突然把江河叫了去,问他对于东江港的事务,他下一步打算怎么办?江河想扩建东江港,这一想法与领导们不谋而合,扩建的前提是要港口集团上市,程副省长让江河回去好好准备上市的事。江河找到警察局,想继续追查方秋萍的事,他得知秦海涛和方秋萍有暧昧关系,他推测秦海涛可能知道琊山煤矿失踪煤款的下落,但是秦海涛还不足以谋划沉船事故,因此方秋萍的背后可能还另有一股势力。

第28集 薇薇明确表明想复婚 江母劝卢茜离开江河

丁薇薇带着沫沫去了江母家,一进门就抱着靠枕哭了起来,嚷嚷着不想让爸爸和别的阿姨在一起,薇薇说沫沫知道她和江河离婚的事了,一时接受不了,江母心疼孙女,立刻打电话叫江河回来,直到深夜,江河才从省城赶回来。沫沫嘟着嘴不理他,躲进了屋子里,江母气得就骂江河,让他当着薇薇的面,给个准话,到底什么时候复婚?江河懵了,因为他已经不想和薇薇复婚了,两个人决定到屋外谈谈,丁薇薇说自己已经告诉沫沫她和他离婚的事了,江河觉得时机不对,可是事已至此,他们也只能多开导开导沫沫。丁薇薇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说她后悔了,她在美国的时候就后悔离婚了,问江河他们还能不能回到以前?江河沉默了一会儿,反问薇薇如果他们俩仅仅为了孩子而复合,这样的婚姻有意义吗?他可以像爱沫沫一样爱她,她是他的亲人,不再是爱人,丁薇薇知道,肯定是因为卢茜。

沫沫还趴在床上哭,江母心疼的不行,江河走了进来,江母一见他就追问他和薇薇的事,江河轻声安慰沫沫,说自己会永远爱她,沫沫抱着江河不肯放手,薇薇在楼下哭成泪人,江母看着这支离破碎的一家三口,心像刀割一样疼。处理完了家事,江河又投入了工作,最近他忙着东江港上市的事情,沈亦巍也跟着他一起忙前忙后,为了东江港的未来谋划。

江母突然来到了卢茜上班的港报编辑部,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卢茜热情地带着她去了一家咖啡厅,江母开门见山地告诉卢茜,江河和薇薇离婚的事已经被沫沫知道了,现在沫沫天天在自己那哭,不想让江河和其他人在一起,卢茜听了也很心疼沫沫,可是她现在和江河是正常恋爱,不能因为沫沫就拆散他们,江母听了叹了一口气,她看得出来卢茜很优秀,但是她仍旧不想江河娶她,她更想薇薇和江河在一起,毕竟两个人之间还有沫沫,她一遍遍地告诉卢茜,江河和丁薇薇的感情是割舍不断的,所以她希望卢茜可以成全他们一家三口。江母的语气卑微却让人无法拒绝,卢茜听着听着就红了眼眶,现在两方家庭都反对,她和江河的爱情怎么就这么难呢?

秦池在质问海涛,船队的事是不是他透露给卢茜的?海涛点点头,秦池气得暴跳如雷,他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侄子却给自己摆了一道,如果上市成功,自己就永远受制于江河了。另一边,卢茜想着江母白天说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卢妈妈看了出来,特意来屋里安慰她,对着妈妈卢茜才能把心里话说出来,卢茜告诉妈妈江母反对自己和江河恋爱的事,卢妈妈听了很为自己女儿不平,她不反对卢茜和江河在一起,她只想要女儿快乐,可是现在女儿却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这样的爱情不如不要了。江河不停地给卢茜打电话发消息,可是卢茜只潦潦的回了一句,因为她真的伤心了。

滨海拍卖会如约举行,孟建荣果然去参加了,拍卖的第一件藏品就是九眼天珠,拍卖现场如火如荼,九眼天珠已经拍到六千万了,价格还在继续往上加,孟建荣有些支持不住了,可是想到丁薇薇说的预计用一个亿买九眼天珠后,还是决定继续加钱,终于,他用七千万拍下了九眼天珠,与此同时,丁薇薇也在看古董,一个熟识的卖家给她推荐了一套玉蝉,在孟建荣拍下九眼天珠后她立刻收到一条短信和电话,原来那个和孟建荣竞价的女人竟是她特意安排的,就是要引孟建荣上钩,然后再赔得血本无归。时间过得很快,东江市进入了每年的汛期,暴雨连日的下,江河去港报社找卢茜,卢茜去外采访了,她的同事小钱吞吞吐吐地告诉他江母昨天来找卢茜的事,江河一听,立马急着去找卢茜,可是又接到上级的命令,要去省政府参加会议,找卢茜的事只好暂时耽搁下来。

卢茜去江北采访,被暴雨淋成了落汤鸡,暂去沈亦巍的煤码头避雨,卢站长也在那,他虽然退休了可还是闲不。?虼颂乩疵郝胪费膊。另一边,江河在省城开会,副省长告诫大家要把防汛当成最重要的工作来做,确保长江大堤无恙,防汛工作一定要做好,否则别怪他不讲情面,而秦池也在港务局开会,嘱咐的同样也是防汛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