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江河水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3日 09:18644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29集 江河不愿堵运煤通道 工作繁忙江河病倒

秦池特意开会嘱咐大家防汛无小事,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老朱却不以为然,他决定港务局有肖明,港口集团有江河,怎么也不需要他这么劳心劳力,秦池听了心里不太舒服,因为他就快退居二线了,老朱又嘲笑江河不懂防汛,秦池忧心忡忡,他非常担心煤码头的防洪堤,因为那是孟建荣建的,老朱是后勤督察,他让老朱和孟建荣谈谈,问清楚这防洪堤到底够不够标准。另一边,江河还在省里开会,程副省长让江河回去把煤码头的运煤通道给堵起来,可是这运煤通道极其重要,是煤码头的生命通道,一旦堵上煤码头的生产要瘫痪半年,因此江河便不太想堵起来,而且这个运煤通道设计合理,他相信不会出问题,程副省长却很生气,他很不满意江河的态度,训斥之下江河只好答应必要时堵上运煤通道,回来的路上,江河约秦池和沈亦巍去溪口大坝见面。

老朱记着秦池的话,回到办公室就把孟建荣约了过来,他问孟建荣煤码头防洪堤到底能不能挺过特大洪水?因为今年的防汛不比往年,一旦出了问题就极其严重,孟建荣神色有点紧张,但是嘴上还是说着没问题。雨越下越大,像要淹了整个东江市,江河、秦池、沈亦巍冒着雨到了溪口大坝,江河告诉他们如果洪水漫过防洪堤,就要封堵运煤通道,沈亦巍也傻了眼,他下决心无论如何不能让洪水漫过防洪堤,为此江河决定成立一个临时的防洪监察会,自己任总指挥,秦池任副指挥,管调度工作,秦池突然想起一个人——卢站长,他是港口的老人,对防洪经验颇足,因此秦池便特意去卢站长家请教防汛的问题。

卢站长的确很有经验,他一眼就看出秦池是对孟建荣建的防洪堤没有信心,卢站长心里其实也没底,因为这工程是孟建荣和老朱主管的,这两个人都是利益为上的小人,秦池听了后决定亲自去找孟建荣调查此事,万一他在防洪堤上弄虚作假,就立刻加固,秦池也饶不了他。忙到深夜,江河去了江母那一趟,告诉他最近在防汛,他要暂时搬到江北那,江母看他脸色不好,因此不免有些心疼,江河顺着话嗔怪江母跑到卢茜单位去闹的事,江母还是急着让江河和薇薇复婚,江河也烦了,他明确的告诉江母,就算自己不和卢茜在一起,他也不会和丁薇薇复婚,他们俩已经结束了!另一边,丁槐告诉丁薇薇东江港上市对他们有益无害,因此一定要加强合作,必要时还可以帮帮他。

天气难得放晴,江河便立刻去防洪堤查看,沈亦巍和卢茜也去了,两个人还是不能理解省里的决定,无论如何这运煤通道不能堵,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在防洪堤碰面,江河脸色沉重,这几天他忙着工作,也没空管自己的身体,卢茜很心疼江河,可是她生江河母亲的气,故意语气很冲的责骂江河。另一辆,秦池找来了孟建荣,他看上去特别狼狈,说海涛把他害苦了,秦池没空听他诉苦,只问他煤码头的防洪堤能不能抗住洪水?让他立马派个施工队去查看,可是孟建荣却说自己的九眼天珠赔了,哪有钱组织施工队?原来他前脚拍到九眼天珠,后脚古董杂志就刊登文章,说世面上拍卖的九眼天珠都是赝品。

卢茜陪着江河去了医院,他严重高烧,可是为了工作一直挺着,在输液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沉沉睡了过去。另一边,秦池让孟建荣准备点钱,要检查防洪堤够不够标准,还问他当初建造时用的钢筋到底是不是合标准的?孟建荣心虚了,说确实夹杂了一些劣质水泥钢筋,从中他大概赚了一千万,怕秦池生气,他又表示自己给秦池的妻子儿子送了卡,秦池听了暴怒,他从没想过收受贿赂,可是这些人却是无孔不入,孟建荣利欲熏心,连防洪堤也敢造假,一旦出了事连他也要倒霉!为了补救,他给孟建荣出了个主意“抛石护堤”,自己也会让港务局配合他。

沈亦巍请来卢站长,原来他考察了防洪堤和运煤通道,想出了一套新的保障方案,卢站长建议他和江河商量过在实施。

第30集 江河卢茜重归于好 江河带病勘测大坝

输完液后江河感觉身体好多了,嚷嚷着饿了,其实心里还是记挂着防汛的事,卢茜带着他去喝养生粥,脸上却还是气呼呼的,看样子还想和他冷战,江河替母亲向卢茜道歉,卢茜其实不是怨江母,而是在怨自己,她怨自己没有本事处理好江河和沫沫、薇薇的事,江河听了很是心疼。另一边,秦池半夜找到海涛,问他为什么躲着不见孟建荣?原来他是来替孟建荣讨还公道来了,海涛还觉得自己冤,说自己早劝过孟建荣了,是他自己贪心不足,秦池却说眼下孟建荣财政困难,自己又要用他,防汛的事也要他出钱,所以他希望海涛能帮孟建荣一把,海涛不想因此事连累叔叔,因此答应一旦孟建荣实在出不了钱,自己绝对会替他出钱。

雨越下越大,防汛工作如火如荼,孟建荣也已经开始了“投石护堤”,沈亦巍很不满意,秦池和老朱却很满意,因为只要孟建荣能想办法护住防洪堤,那他们俩都不会受连累,正说着,秦池突然接到电话,说省防汛总通报长江上游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洪峰,估计四十八小时后会到达东江市,也许运煤通道要堵起来了,为此港务局立刻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商讨应对之策,廖矿长也将莅临东江港视察煤码头,看洪水会不会影响后续合作,如果封堵了运煤通道,只怕合作就做不成了,秦池想到一个办法,让卢茜立马写个廖矿长来煤码头慰问矿工的报道,明天就登上东江日报,隐性的向省里施压。

江河让大家想办法延缓封堵运煤通道的时间,他想构筑一个子堤,可以拦住部门洪水,之后他便可以亲自去找省领导,把运煤通道的封堵权拿到自己手里。散会后,江河和沈亦巍陪着卢站长和刘黑子去堤坝上勘测情况,卢站长年纪大了,卢茜很不放心,大雨滂沱影响视线,几人的勘测工作很艰难。秦池和老朱在门口等来了廖矿长,廖矿长最担心的就是封堵运煤通道,秦池保证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封堵运煤通道,廖矿长听了才放心了一些,卢茜和其他同事则在紧锣密鼓的设立子堤。

孟建荣又去找了秦海涛,见面就骂他不厚道,海涛也气得不行,懒得理会他,孟建荣则喋喋不休的责怪他和丁薇薇做局害自己。另一边,卢站长不顾身体难受,坚持让刘黑子陪他去水边勘测,不顾阻拦下水测量水深,吓得江河沈亦巍在岸边不停地喊他上来,江河还发着高烧,急火攻心就晕过去了,水里的卢站长也撑不住了,倒在了水里。

有人在防汛前线舍生忘死,有人却躲在后面消极怠工,江河高烧晕倒,卢茜悉心照料下才转醒过来,卢站长却还没脱离危险,江河十分内疚,卢茜怕他忧思过度伤身体,一直在旁边温言劝慰着,可是江河还是放心不下港口和堤坝,不顾还没好完全的身体就要继续投入防汛工作里,卢茜知道拦不住他,只能给他信心,告诉他一定会扛过去的。江河一到港口,省里来的王总就斥责江河,问他怎么还不封堵运煤通道?省巡视车三个小时后就要到达,如果还没有封堵,那就是违抗命令!江河不停的向他解释子堤的作用,可王总就是一意孤行听不进去,江河也很无奈,只能再开一个紧急会议。省里打电话询问东江港的情况,老王把江河的意见如实反映,省长很不满意江河的做法。

江河给大家开会,商量运煤通道封不封的问题,老朱是跟着省走,赞成洪水一到标高就封堵,但是以刘黑子和廖矿长为代表的一些人,他们都赞成不到最后一刻决不封堵,江河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还是提醒大家一定要全身心投入防汛工作,绝对不能疏忽大意。

第31集 省里逼迫江河放弃煤码头 秦池背地插刀江河

江河给大家做动员会,安排任务,让他们继续工作加固护堤,卢站长还在抢救中,大雨还一直在下,东江港真的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急时刻,王总还坚持省里的那一套,江河只能不厌其烦地和他解释,让他和省里明白抗洪并不是非要封堵运煤通道,可老王还是很恐慌,其实也能理解他的心理,江河的计划一旦有一丁点儿的纰漏,那将会酿成巨大的灾祸,他们所有人都会成为千古罪人,江河甚至面临牢狱之灾!江河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汹涌的河水,心里很不是滋味。

丁薇薇突然带着车队来了,原来她是特意来送抗洪物资的,她看到江河脸色很不好,明显生病了,可江河还记挂着煤码头,丁薇薇又是心疼又是生气,骂他为什么非纠结着一个运煤通道,把它堵起来又怎么了?万一大坝被洪水冲了,他是要去坐牢的呀!她的话江河很不中听,又不想和她吵,便说要自己一个人待会儿,这便是丁薇薇和卢茜的区别,卢茜理解江河,在煤码头的事上,丁薇薇是阻止他,而卢茜却是无条件的支持他,不遗余力地帮他。丁薇薇冒着雨去找卢茜,想让卢茜也去阻拦江河,可卢茜仍旧信任江河,哪怕他做错了坐牢了自己也会陪着他!

沈亦巍告诉江河防洪堤快扛不住了,江河没奈何了,只能下令放弃煤码头,封堵运煤通道吧,卢茜突然哭着跑来说卢站长走了,大家心里都很难受,卢站长是为了保住运煤通道才心力交瘁离开的,如果他们就这样放弃,怎么对得起卢站长?江河沉默不语,最后他决定坚持自己的方案,保住运煤通道!他打了个电话给卢市长,他求卢市长给省里打个电话,求他们把封堵权交给东江市,可是卢市长也不理解他,命令他立刻封堵,江河决定再争取一下,他亲自去省里请命。

秦池虽没去防汛一线,但也时刻牵挂着大堤,他把孟建荣叫来,原来是孟建荣还不老实,“抛石护堤”做的也不好,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秦池警告孟建荣,江河在散货码头上本就对他有意见,如果这次大坝和防洪堤再出了事,那他也保不住他了,秦池让孟建荣立刻调个施工队过来,驻扎在大坝旁,原来他准备等洪水一到警戒线就下令封堵,如果江河不同意,那他就是违抗省里的命令,而他则是严格按照省里标准来的,无论如何也怪不到他头上,老朱得知秦池的计划后很高兴,原来秦池这是给江河挖了坑跳呀,只怕江河这一回真要栽跟头了!另一边,大坝上工人们还在抛沙袋,护堤坝,可水位还在不停地上涨,眼看就要涨到警戒线了。

江河在赶去省里的路上,可是雨大路况不好,有些路都封了,他只能绕道去省城,秦池得到消息后,立刻调来预备队,准备封堵运煤通道,一语既出,众皆哗然,沈亦巍等人都很反对,可秦池和老朱据理力争,用省委来压他们,就在这时,卢茜和水文专家设计的子堤图纸出来了,只要按着这样建设,就能拖住洪水三小时,可秦池还是坚持立刻封堵。江河堵在路上给省长打电话,告诉他煤码头经过研究找出了一套更合理的方案,希望他们可以把封堵权交给他们,省长暴怒,责怪江河抗命不尊,命令他立刻掉头,可江河仍不死心,他一定要见省长和他当面说清楚。

大坝上,秦池命令煤码头所有员工立即撤离,封堵运煤通道,工人们群情激愤,他们奋力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保住运煤通道,沈亦巍也站出来让大家等江河的指示,秦池暴怒,不管工人们的抗议,直接调来了孟建荣的队伍。另一边,江河把封堵预案发给省长过目。

第32集 江河病重又遭停职处分 众人江边送别卢站长

江河赶到了副省长面前,省长很生气,觉得他本末倒置,此时他应该留在东江港而不是来这里见自己,江河一再强调他们的子堤工程是正确可行的,可副省长还是不信,江河无奈的揉了揉脸,其实封堵运煤通道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损失,但是他之所以发着高烧赶来省里,不还是为了煤码头,为了上百号付出努力的兄弟们?程副省长思考了一会儿,命人把江河的方案拿去给专家开会研究。另一边,大坝上闹的不可开交,秦池老朱带着人马要立刻封堵运煤通道,沈亦巍也领着人拦着,双方僵持不下,通讯器里传来声音,说洪水已经漫到水位线了,孟建荣听了生怕防洪堤毁了引火上身,立刻嚷嚷着要封堵,依旧被拦了下来,双方忽然就打了起来。

水位线随着暴雨继续上升,终于漫过防洪堤了,沈亦巍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按照上级的指示下令封堵,此时的江河还在等待着程副省长的指示,经过专家的讨论后,他们认为子堤计划是可行的,他们已经把新的指令传达下去了,运煤通道不用堵了,煤码头也保住了,江河长舒一口气,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因为高烧而晕了过去,此时,天也逐渐放晴,沈亦巍和廖矿长等人看着久违的阳光在大坝上手舞足蹈,欢庆这来之不易的胜利!可是,等待他们的确实停职处分,因为在这件事情中,江河毕竟是违抗了上级命令,接到处分时江河还在医院里休养,他到想的开,准备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卢茜却为他鸣不平,明明为了港口鞠躬尽瘁,却还要受到惩罚。

江母突然带着沫沫来医院看望江河,江母的脸色不太好看,沫沫对江河也有些生疏,说妈妈是知道卢茜在这里所以才不来病房的,童言无忌,可卢茜听了依旧扎心,她尽力地想和沫沫搞好关系,沫沫毕竟是个孩子,她接受卢茜先做她的朋友。另一边,沈亦巍还在煤码头忙前忙后,但是心情却很不好,因为他想不通为什么江河受了处分,秦池却还成了港口集团的代理总经理,正抱怨着,防洪堤突然塌陷了,里面全都是劣质钢筋,这个孟建荣果然不老实,良心都是黑的!秦池又是恨铁不成钢的把孟建荣找来埋怨了几句,可孟建荣却还想趁秦池掌权的这些日子里再捞点好处重新翻身。

卢站长为检查防洪堤去世了,他一生都奉献给了东江港,遗嘱也是将骨灰撒进江水里,这一天,卢市长、秦池、江河等人全都来江边送他一程。返程的路上,卢市长告诉秦池,对于江河的处理,省里有两种意见,一是撤二是保,他想听听秦池的意见,秦池说得看似很中肯,其实很有导向性,他说江河这次拼命保住了运煤通道,对江北一带和煤码头都是有极大好处的,可是当天他拿着省里的文件想要封堵运煤通道,可是沈亦巍等人却只听命于江河,这种个人权威凌驾组织之上的情况是很可怕的,卢市长听了不置可否。

沈亦巍陪江河回家,江河的身体还未痊愈,却仍旧心心念念想着东江港,沈亦巍告诉他,港口发展很好,煤码头也很不错,一千万的指标肯定能完成,江河这才放了心。刘希娅突然给沈亦巍发来消息,说他抗洪辛苦了,自己想犒劳一下他,约他看场电影,沈亦巍当然答应了,晚上,两个人都特意打扮了一番,俊男靓女特别养眼,打打闹闹非常快乐。

这次防洪事件中,很多人都看出了秦池的小人行径,她跟卢站长报告这件事,父女俩又吵了起来。省里也在调查江河的事,他们找来老王,老王证明江河的确是一早就做出了子堤的工程,可是由于上级命令,他们不敢随意执行,他很真诚的替江河说话,可是,就这么让江河复职,卢市长还是有点顾虑,因为江河的行事风格不应鼓励。